資訊融入無法取代的能力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昨天國語課,我跟孩子們說了杏林春暖的典故

這是三國時代董俸的故事,故事裡穿插許多傳奇玄妙的部分,我再次感受到故事的魔力,以及說故事的美好。

這個故事說了大約10分鐘,我們班雖然沒有在課堂上趴著睡或啃雞腿的孩子,但總有東張西望,摸摸橡皮擦、玩玩鉛筆的孩子,但董俸的故事讓他們停下所有動作,連眼皮都捨不得眨一下。故事說完了,暘暘第一個說:「老師,聽完你說的故事,感覺董俸好像就在我們教室裡喔!」這句話說的我心花怒放,把故事中的人物說到現場來了,這不是對一個說故事的人最大的讚美嗎?

阿洵接著說:這個故事還蠻感人的。

這兩個孩子具有相似的背景:家境小康,父母屬於社會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從小就有豐富的旅行經驗、喜歡閱讀和思考。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只是,現在台灣教育界很喜歡談論資訊融入教學,所有的教科書都能做成電子書,所有的課文都能用電腦操作,有不少老師上課已經完全不用黑板不寫版書。我不反對資訊,也不反對資訊融入教學,我自己也用ppt製作教材,也帶孩子瀏覽相關的網站,在數學的體積單元裡,電子書也提供許多幫助。但如果資訊融入教學不是一種輔助,而是成為一種炫目的手段,那麼即使那麼愛思考的孩子,都會開始趴在桌上兩眼無神。

有許多深刻的問題,是需要老師帶領學生討論的,我常常跟孩子說,你看起來很簡單的課文,如果你懂得思考並提出問題,這就變得不簡單了。他們社會課上到投票表決,課文裡面只說:選人是先提名先表決,決定事情方案是先提案後表決。他們一副很了的樣子,我問他們,你們剛剛聽懂老師說什麼了嗎?(社會課不是我上的),大家就把這兩個規則念了一遍,我問他們,為什麼事情和人的表決方式不同?沒有一個人說的出來。社會課的電子書裡,有很多小遊戲,講到性別平等概念時,還有讓小朋友操作電腦幫男女生穿上不同衣服的練習。(這種練習,對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來說,正是惡搞的時候,老師老師,幫男生穿裙子戴胸罩…..當然啦,這種惡搞的時候,還是能有深刻的討論,為什麼女生要穿胸罩?這背後存在的價值與判斷是什麼?)

在這個講究資訊融入教學的年代啊!老師們,你帶領討論和說故事的能力,還在嗎?

在〈資訊融入無法取代的能力〉中有 4 則留言

  1. 非常的讚成這一篇

    那些著迷的眼光和跟著故事起伏高漲的情緒
    讓我深深喜好此道啊!

    丸老穌殊不知這一篇又讓我對回到校園一整個熱血沸騰呢…><

    另,我也一直想搬到這個平台,可一直沒有勇氣(把那上萬篇文章移過來的功夫)
    花花恭賀喬遷之喜唷!^^

  2. 搬新家
    恭喜恭喜

    最近和同學討論到大學的通識國文課
    打算讓所有上課的老師採用相同的教科書
    教科書的內容,前面有些老師已經辛勤的做出了教案,若不知道怎麼教,可以依樣畫葫蘆,這些也就算了…

    可能還要統一命題!這我就不太能認同了

    和之前玩過我大雜匯國文課的學生聊了一下
    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好像高中生喔

    還要規定上課內容
    還要一起考一樣的試

    我不反對有部分共通上課的內容
    畢竟每個老師有鬆有嚴
    為了避免學生程度落差太大
    這樣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強調自主的大學
    竟然要規範國文課上課內容
    主修又不是國文的他們
    會有多少人要上課呢?
    文學是對於人生的感悟,對美麗事物的反應
    怎麼能夠樣版化大量生產呢?

    我不敢說我的上課內容多好
    但是我想要讓他們有一些新的想法和刺激,也把一些事情和他們分享
    論六家要旨我可以把他跟行銷湊一起
    請繪本老師來跟大家玩玩繪本
    上完公文課,要請假就寫公文來請假,不然以曠課論
    我也是很嚴的
    只是,真正的教學能力與技巧,不是應該可以帶著走的?
    而不是到哪裡考試,都要拖著一卡皮箱
    難不成,沒有筷子,就沒法吃飯了?
    是用教具,還是被教具用?

    最近讀了《尋百工》
    傳統的師徒制教學方式
    又在我的腦中活躍了起來

    話說回來,丸老師這班
    給你很多新的收穫呢

    另外,你的孩子們都長得很好
    宗宗在田徑隊的訓練,精壯了不少
    中中還有小六生的感覺
    不過在我的社團裡,練習得很勤快
    你曾經攔不住的我兩個徒弟,一個是社長,一個是副社長,學弟們對他們佩服得緊。
    今年也要畢業啦~胖的還是一樣胖,帥的還是一樣帥

    以上報告

  3. 阿停:
    說故事的確是會讓人熱血沸騰呢!我曾經在閩南語課跟孩子們說了當年的台灣史,在那個年代,母語成為禁語,在威權壓倒一切的同時,許多文化藝術人才也被淹沒了,孩子們很難想像說閩南語要被罰錢,說國語比較高貴的當年社會,但在了解的同時,他們開始學會包容和珍惜。……(結尾一定要來一句:zina,神仙教母好想你啊)
    山與海的孩子:
    統一教科書?你確定你在大學教書?我很怕學校裡出現統一版本的成語、閱讀或寫作本這類東西,一個認真且有想法的老師,生活中處處是教材,我後來猜想,這些「統一規格」的東西,與其說是要給孩子完整的學習,不如說是要用來規範不才的老師。…..大學裡不才的老師也是有滴(我想大家都親身經歷過),只是沒想到,你們也要玩起統一規格這種無聊的把戲XD……另,我的孩子們都長的很好,呵呵,沒有為這個社會增加負擔,我已經很欣慰了,謝謝你對他們的看顧啊!

發佈回覆給「花兒」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