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二

2016-02-09 11.40.04

時序入夏,現在室內溫度31度,室外約莫34度。
身體的記憶最誠實,卻也最健忘,在這個剛剛忙完家務汗涔涔的午後,我真的很難想起過年時在湖南度過每一個冷到思維都凍結的日子,那是看到陽光就足以讓人開心大叫的天寒地凍。

在那寒冷的日子裡,一杯熱茶或一碗熱湯,暖的可不只是胃而已。
大年初二我跟佐拉、虹姊姊、爸爸和媽媽一起回佐拉的外婆家,佐拉有一個非常勤奮的爸爸和哥哥,在他們家裡我也早已習慣男人做家務這件事。但是大年初二,女兒們都回娘家的日子,掌廚的是兒子,這件事還是讓我大吃一驚。這紅沉沉的桌子上的每一道菜啊!都是佐拉的舅舅做的。

也許你會問,那女人們呢?也是忙呀!忙著張羅碗筷,忙著洗菜、切菜。在臺灣,我媽媽那一代的女人,當媳婦的幾乎都在家事中渡過,那一雙手從醒來那一刻就沒停過,煮一大家子的飯菜、洗衣、採買、拜拜,先生如果有未嫁娶的手足,當然都成了媳婦的伺候對象,小孩如果還小,過年簡直成了一場折磨,我曾經在報導裡看過,每到過年到精神科看診的女性總會明顯增加。

我的母親就是這樣標準的媳婦,加以她勤勞的性格與愛乾淨的習慣,不待別人吩咐,她總有忙不完的裡裡外外。所以當我看到佐拉的舅舅負責下廚,煮出三大桌的菜色時,心裡的訝異是因為三十幾年來的習慣,有人突然在你眼前展演另一種可能,告訴你還有別條路,只是我們從未走過。

這一桌菜色,成了寒冬層層積雪的記憶裡,雙手合掌呵出的溫暖氣息。想起過年,我就要把這些菜想一遍,忘了冷到失去知覺的雙手,只記得「舅舅做的菜真好吃啊!」

2016-02-09 11.38.48 說一道菜,要從哪裡說起呢?鹹淡、口感、色澤、味道?
教人做菜,又應該從哪裡教起呢?份量、刀工、調味、順序、火候?

我不打算說這些。

這桌上擺滿了雞、鴨、魚、肉,看上去色澤單一,看不出有其他配菜,有的就是薑絲和辣椒,當然不會有蘿蔔雕花。但是每一道菜,味道嘗起來都那麼豐富那麼不同。這道豬肚吃的我捨不得離開位置,親戚都已經陸續起身,我還拉著佐拉陪著我吃,告訴他「把這道菜學起來,做給我吃!」

2016-02-09 11.39.23除了豬肚,還有這道魚,讓我回味不已。雖然當時已經有點飽了,但是我還是在胃裡硬是挪出了一點空間留給這道魚,我不喜歡挑魚刺,偶有被魚刺鯁在喉嚨的情形,我卻甘心耐心挑著一根一根的魚刺,當然此時親戚早就在旁邊喝茶了(笑)。

看上去還是只有辣椒和薑絲啊!為什麼這麼美味啊到底為什麼

2016-02-09 11.38.43這是紅薯粉。是我到湖南之後才嘗過的食物,這似乎是他們家家戶戶常備食材,有點像冬粉,但比冬粉粗,口感也更有韌性一點。還是只看到辣椒和薑啊!(是要說幾次)

2016-02-09 11.39.01

2016-02-09 11.39.17這兩盤是雞肉跟鴨肉。佐拉常說,我們湖南人做菜就是要把肉切成丁,菜切成絲,他說這樣快熟,也容易入味。佐拉來臺灣後,他負責做飯,剛開始我真的很不習慣,我們家的高麗菜、茄子或絲瓜,都是切成一大片或一大塊,但這些菜到了佐拉的刀下,通通成了絲啦!這雞肉和鴨肉,就是道地的湖南菜切法啊!雖然帶著骨頭,還是被剁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確是非常入味呀!(小聲的說,還是只看到辣椒和薑絲啊)

年過了這麼久,晚上散步的時候,我還是會跟佐拉說「好想念舅舅做的那桌菜呀!」

2016-02-09 09.19.59舅舅在廚房忙著時,其他人在這裡曬太陽,喝茶嗑瓜子,舅媽們在挑菜。後來翻看照片,非常喜歡這張照片裡的陽光,像是初曉,也像是落日前,但其實是接近正中午,雖然光線不強烈,只是矇矇的亮,卻足以喚起我對大年初二的溫暖印象。
2016-02-09 11.39.43將將將將~~~這是佐拉表弟的女兒。小瑜兒太可愛了,雖然年紀小,但跟大人對話十分流利,童言童語十分討人喜愛,活潑好動的她,想不到在飯桌上卻很有禮貌,我很喜歡她,除了菜色,拍的最多的就是她 :)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75 ℃

大年初二 有 7 則回應

  1. zola 說道:

    报告老婆,那碗貌似红薯粉的菜不是红薯粉,是牛皮。

  2. 說道:

    我想吃道地的湖南菜!超想念的!

  3. Renee 說道:

    哈哈,我是湖南女生嫁高雄男生。我們過年也會回湖南,再一起約出來玩:)

  4. Wumin 說道:

    没想到佐拉现在的生活是这样的。
    我也是湖南人,如果来了北京请你们吃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