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下我想著了解一個人並不容易

2015-09-22 21.32.47剛剛從小朋友家離開。去班上一個小男孩家做家庭訪問。

開學以來,沮喪和挫敗每一天如影隨形,像是鑄鐵的過程,敲敲打打,就怕那沮喪和挫敗不能成鋼一樣,來到縱谷的第三年,第一次萌生「我到底為了什麼待在這裡」的想法。這個故事太長了,我並不打算說。教學經驗不算淺薄的我,當然很少再為了學生本身感到沮喪和挫敗,那讓我輾轉的,當然是故事裡的大人。不過敲打的聲音漸息,就暫且把那大人捲收起來,擱置著吧!

因為累積一段不算短的教學經驗,好像本能一樣的,在孩子唸讀課文時,能夠從他的流暢度感受到他的閱讀理解程度,能夠從孩子回答問題的速度及內容,感受到他擷取訊息的能力,能夠從孩子學習概念的過程,推敲出他記得的以及忘記的到底有多少。但是,了解一個人不只是這樣,初秋的月色下,對於了解一個人,我覺得自己並不那麼自信。

今天去家訪的那個小男孩,在將進1個半小時的家訪過程裡,他就只做兩件事:拿著望遠鏡看呀看!拿著紙箱做出屬於自己的玩具。

小男孩的學習能力很強,數學理解能力超好,很討厭寫國字,上課經常不看著老師、不看著黑板,卻能把老師說過的內容仔仔細細的再說一遍。小男孩不喜歡競爭,也不喜歡比賽,從小就喜歡自己動手做玩具,爸爸媽媽要買玩具給他,他一概不心動,除了積木。天啊!我心裡想,這不就是華德福所要營造的教育環境嗎,這個小男孩根本在家自己實現華德福!給他一個紙箱或者一張紙和膠帶,他就能做出寶刀、炸彈、螺絲起子或者一根剝了皮的香蕉。小男孩不受威脅也不受利誘,爸爸跟他說「你考第一名,爸爸給你買新的腳踏車」他說「我已經有腳踏車了」爸爸說「你考第一名,爸爸就買一台新的電視」他說「看舊的那一臺就可以了。」

因為老師自己是個手部精細動作有困難的人,舉凡穿針、縫釦子、包餃子、包粽子都做不好,所以對於手作能力強的人都有無限的佩服,我讓他拿自己手做的東西給我看看,他拿來的炸彈上還有圖示說明,我說讓老師猜猜看,雖然我手作不行,但是圖像理解還是可以,我猜中了小男孩圖示說明九成的內容,小男孩笑的很開心。

我看著他老是拿著望遠鏡看呀看!我心裡想他到底看到些什麼?他到底在想些什麼或者什麼都不想?就算我看到了別人眼睛看到的一切,就能想像或理解他是怎麼看的嗎?

一個不受威脅不受利誘的孩子,才能逼使大人看到教育真正的本質。
就像他的望遠鏡和紙箱,總有什麼讓他願意這樣看著這樣玩著。

今天是服務年滿10年、20年及30年教師領取獎章的日子。教書進入第11年了,我跟學校說我不去領獎章了。放學後我在教室裡單獨教著一個注音符號拼讀不流暢、聲調老是唸錯的小女孩,我從ㄅ、ㄆ、ㄇ、ㄈ教起。今天讓她自己寫注音符號練習本時,我幫她把數學卷子放進資料夾,她輕輕的說「老師,謝謝你」,我問她謝什麼呢,她說謝謝妳幫我把東西放進資料夾。離開教室前她說「老師你好辛苦,每天都要這樣教我」

她不知道的是,這句謝謝,比穿得美美去領獎章重要太多太多了

如果還要繼續教書,路還很長,瞭解一個人也是。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08 ℃

月色下我想著了解一個人並不容易 有 2 則回應

  1. 許許 說道:

    最後那句「老師你好辛苦,每天都要這樣教我」讓我鼻酸了…..

    教育的本質到底是甚麼?我也迷惘了….
    有時候會想問,小時候單純的孩子,為什麼受了教育、長大了,單純卻一點一滴消失了?
    你盡力了,孩子們都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就會慢慢成長了。
    我希望我的盡力,我的孩子們也能感受到…(雖然他們通常沒太多感覺)
    我們都辛苦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