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字片語

我必須看清楚離開的理由,才能見你,或你們
我遺忘了一些人,也被一些人遺忘了

有時候,文字就像某些顏色灼烈的畫面,突然跳進了我的腦海裡
但也許,是先有了心思,這些心思一口一口的把文字餵養長大,大到有一天
文字會突然跳出來說:「嘿!我在這裡。請不要再假裝沒看到我。」
然後,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心思襲擊,像一陣猛烈的風狠狠刮過了我的臉
那通常是一種想念,一種能清楚感受到自己呼吸的想念

那應該是個九月天,悶熱而潮濕的羅斯福路上
我穿著有根的涼鞋,和一件深藍色的長薄衫,褲子也許是黑色或灰色的七分褲
我們都需要一個說話的對象,可能安慰或被安慰
咖啡廳裡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我們選擇靠窗的位置,我忘了當時點了些什麼,只記得一點胃口也沒有
你說:「這輩子我再也不會這樣去傷害一個人了」
我就像在平行世界裡被你犯的錯傷害了
我心想:「這輩子我再也不要受這種傷了。」但是那個人不是你。
我對你更多的是理解你的自責,寬容你犯的錯
在你犯的錯裡,有委屈埋伏著
只是當時的我,再也擠不出一點點的力氣告訴你:「沒有關係」

忙碌工作、生活著,日子很難有一大片一大片空白時間好好感受
而那些被按耐著的隻字片語,溫和有禮的告訴我 ,我被遺忘了
這並不指涉任何一個具體的對象
而是我們已經錯過,該說而沒有說出口的話
還有這些話語本該衍生而出的情節

我想念著
那沒有發生的一切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00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