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花蓮‧光華號

1 我不是一個鐵道迷,雖然我很愛坐火車。
光華號即將在7月份花東鐵路電氣化完成後停駛,雖然這個停駛倒數了好幾次,先是去年12月底,再來是今年3月,接著是6月底。
我等待著花東鐵路電氣化趕快完成,這意味著以後回高雄的車票會比較好買,而且時間上也能縮短,但同時,我希望這種老舊的火車不要除役,可能是這車廂裡,有太多童年的回憶。

2 現在僅行駛於花東路段的光華號,只剩2節車廂,因為零件破舊損壞者多,已經沒有新零件可供更換。
3 這兩個站在駕駛室旁的小鬼啊!不知道在看什麼,在想什麼。
這不是日本小品電影開場會出現的畫面嗎?可能是正要去外婆家過暑假,或者是去找回離家流浪的爸爸……
如果他們是在東部長大的孩子,這列車可能坐過不知凡幾,如果他們是西部來玩的孩子,這車廂這光景,長大後是再也看不到,或者也想不起來了吧。
4 綠色皮椅、嘎吱嘎吱響的吊扇、暗紅色的地板、下拉式的窗簾、上推式的窗、泛白的燈光……
我是在小的時候一次次搭火車的過程,記住了屬於這種車箱裡的每一個元件。
小時候每年過年,爸爸還在工作,媽媽會帶著我和哥哥姊姊,提早幾天回臺南鄉下幫阿嬤打掃房子,進行年前的大掃。家裡三個孩子,媽媽只有一雙手,還有行李要提要看顧,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總是沒有位置坐,當時沒有網路訂票,可能也還沒開放語音訂票,媽媽一定都是到了現場才買票,走月台、過驗票口……倒是都沒有甚麼印象,可是車廂裡的每一個設置,我記得清清楚楚。

可能是媽媽帶著3個小孩,還有一堆行李,好幾次碰到善心的旅客讓位置給我們,說不準還有人以為我們是單親的孩子。有幾次哥哥是鋪了報紙就坐在地板上,也許當時我就像上面照片裡的小男孩一樣,不知道自己在張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心思,童年的記憶在過了20年後,竟釀出了最鮮明的氣味來。
4-1 這就是上推式的窗戶開關,我記得當時總是要很費力才能推的動窗,會不斷有大人告誡不可將頭、手伸出車外,我常常想像著身首異處的樣子,然後就乖乖的坐著不敢亂動了。
5  因為沒有冷氣只有電扇,所以才會有可推開式的窗相應而生吧。
查了一下光華號的資料,在西部1979年就停駛了,照理說我應該是沒有坐過,但是小時候搭的火車啊!都是這副模樣。
6 阿公阿嬤早已離世,這種每年過年搭火車回阿嬤家的行程安排也早已不再。後來搭的火車,一定是坐在有冷氣的車廂裡,隔著明亮的玻璃看著外面,不會再有熱呼呼的風迎面撲來了…..
7 ———————————————————————————————-
為了在光華號停駛前再坐一次,早上五點半就起床,趕搭6:06的火車。
前一天我問左拉:那麼早去花蓮做什麼啊!
左拉說:去海邊!

10 所以一大早我們就跑到北濱海邊,有人在亭子裡聊天、有人在看海,只有一個體力過剩的湖南籍大陸旅客在海邊奔跑,另一名臺灣籍旅客只好繼續擔綱拍攝工作。

8在海邊踩完水,去到已經去過N遍的早午餐店,之第一次帶我們來時,這家店的名字叫做「ㄢ豆魯」,但因為生意一直不理想,後來改名為「賣早餐」,在ㄢ豆魯時期,我就已經十分喜愛他們的早餐,特別是他們的手做吐司系列,也是因為在這家店,我開始喜歡上伯爵茶,當時的伯爵茶啊,是無限供應的。
現在改名賣早餐後,中餐另外提供飯與麵食類,但是,伯爵茶已經不再無限供應。
薯泥也是每次去的必點項目,左拉最愛的是薯條。

9昨天天氣不熱,飄著細雨,但因日前在twitter上看到有人貼出這家店的冰淇淋,我惦記著一定要來吃一球,哇!有鮮奶、抹茶、芋頭、番薯芋頭、檸檬….口味,實在太難挑選,因為芋頭賣完了,我選了鮮奶,佐拉選了芒果,不膩味的清甜,非常好吃!
這家冰店店名是「一級棒阿公冰店」,佐拉邊吃冰邊刁唸,怎麼只看到阿嬤在賣冰,沒有看到阿公呢?佐拉想要去問一下阿嬤,我擔心阿公會不會已經……
結完帳,佐拉跟阿嬤說:「你們的冰真好吃,但是為什麼店名叫一級棒阿公冰,都沒有看到阿公呢?」(→好奇的孩子,我們是阻止不了的)
阿嬤笑咪咪說:「謝謝,我們的冰是跟一個阿公學怎麼做的,所以叫一級棒阿公冰」
呼~~~原來不是阿公怎麼了,是因為製冰傳授者是一個阿公!(好感恩的故事啊)

下次,坐不到光華號了,但還要再來吃一球芋頭口味冰淇淋!

———————————————————————————————–
1.公共電視 紀錄觀點白鐵光華
2.TVBS再見白鐵仔
3.賣早餐:花蓮市大同街15-1號(大同街與光復街口)/8:30~14:00
4.阿公一級棒冰店:花蓮市節約街42號

本篇發表於 洄瀾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406 ℃

日安花蓮‧光華號 有 6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