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之亂‧松本哉

素人之亂封面1就是松本哉這傢伙,讓我忍不住在週末的早晨,心繫著要來說一說他。

一開始聽說這本書,是因為twitter上許多人提及《素人之亂》,twitter上不乏有趣之人,我想推友們推薦的書,應該不會太難看就是XD

結果,松本哉這傢伙,果然一點都不負眾望
這個從小生活在貧民窟般地方的人,卻一點都沒有窮酸樣,他那大聲喊出「我是窮人」的氣勢,可能讓有錢人都要倒退三步。松本哉,一個從來沒有進過公司工作的人,在東京「素人之亂」五號店當店長,這是一間二手商店,小時候生活在江東區非常貧困的地方,因為街坊鄰里都是窮人,所以一直到升高中以前,松本哉都一直以為自己是「小康家庭」的孩子。

雨宮問松本哉:「難道你的父母不會說『考個好大學,進家好公司』『要好好安定下來』之類的話嗎?」(P185)
松本哉說,他的父親在他小的時候說:「我要當作家」然後有天突然辭掉工作,大白天回到家裡來。媽媽則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嚮往自給自足的生活,在松本哉高中時就跟爸爸離婚了,開始在日本各地流浪,現在住在長野縣的深山裡。這種幾乎要被視為社會邊緣人的父母,怎麼可能叫松本哉「好好安定」下來啊!

就讀日本法政大學以後,松本哉開始了他人生中一連串的反抗事件。
這些看起來像惡搞,實際上有所目的的反抗事件,幾乎都在喧嘩熱鬧的氣氛下達到目標,每一次的反抗事件,都讓我忍不住邊看邊笑。
剛進大學時,松本哉認為當時的校園有點髒亂,飄散著貧窮氣息,充滿自由的氛圍,但後來學校開始計畫把學生訓練成「對企業有用的人」,於是他成立了「守護法政貧窮風氣協會」,「貧窮風氣」也需要被守護的啊!這種事大概只有松本哉才想得出來!

這個協會其實只有2、3人,他們卻印了3千張「十萬人將於餐廳前集結」的傳單,在校園四處張貼,每天在校園四處演講「學生餐廳的東西能吃嗎?」還商請朋友冒充聽眾,並且要每隔一段時間回去換裝,再回來現場當觀眾,最後校園瀰漫著一股氣氛「集會當天可能會出大事喔!」
集會當天,「衝餐廳」的鬥爭開始了,眾人大喊「難吃死了混帳」「一群節省白飯的守飯奴」接著開始往餐廳裡衝,抗爭落幕之後,餐廳竟然開始了10元折扣優惠,白飯也一定是用磅秤量過才端出來。松本哉說:「早知如此,一開始就這樣不就沒事了嗎?」(P114)
這個衝餐廳鬥爭持續了好幾年,松本哉還曾經在餐廳外進行「百元咖哩飯販賣作戰」,他們先跟老家種田的朋友募集米和蔬菜,前一晚熬夜煮咖哩,電從哪裡來呢?從教室裡偷拉電出來,還因此導致校舍跳電,隔天咖哩飯竟然大賣400份!

法政大學不僅失去了自由的氛圍,也開始要求學生下課後就趕快回家。於是松本哉發起了「暖桌抗爭」,暖桌是日本人冬天取暖的好夥伴,松本哉和同學們拿著暖桌在校園廣場,招攬路過同學,就地開起同歡會,煮火鍋、烤秋刀魚、喝啤酒,連工友叔叔和教授也來加入,後來甚至有人搬來冰箱、電視和電鍋,搞的學校「處處都有狼煙升起」。連完全不認識的人也開始在一旁辦起烤肉派對,一經過就會有人問你:「要不要喝杯酒」松本哉說:「走在路上就能交到朋友,真是間好大學哪!」(P117)

2001年,一場松本哉名為華麗的戰鬥,導致松本哉離開大學,住進拘留所。
當時學校要舉辦一場法政、早稻田等校校長和企業高層的會議,松本哉認為這些大人們把大學從「學生可以自由學習、研究、自主活動的場所」變成「企業的即戰力養成所」,於是決定衝進會議現場,看到桌子就翻、拿著油漆就潑,看到爬在地上的大人物們,就拿噴漆在他背上噴下大大的「犬」字。松本哉說:「這是個超乎預料的戰果!太華麗了!」(P119)
也因為這場華麗的鬥爭,松本哉立刻被警察抓走,原本還覺得這次「慘了」的松本哉,一進拘留所後,立刻發現那真是一個好玩到翻掉的地方,六人房,裡面有:黑大大哥、藥頭、從福建省來簽證逾期的拉麵店老闆、偽卡製造專家的香港人……,松本哉的體悟是「感覺上也不過就是個房客看起來有點兇的青年旅館而已,各位如果有機會一定得去瞧瞧才行」。拘留所和青年旅館,這傢伙……

出了社會的松本哉,還是繼續他的戰鬥人生。
2005年的「還我腳踏車遊行」,這是因為當時候車站開始實施自行車拖吊制度,松本哉和同伴們認為,會騎腳踏車來車站的人,多半是付不起車站附近昂貴房租的窮人,而車站前會變得如此擁擠,正因為財團想賺錢,於是蓋了商業設施佔道,而窮人的腳踏車被拖吊後,還必須付三到五千元不等的拖吊費。松本哉決定提出遊行申請。遊行申請對松本哉來說是相當熟悉的事,他們為了讓警察卸下心防,告訴警察只會有6個人來遊行,警察說「你們這些米蟲怎麼可能來十個?我看只有三個吧!」遊行當天,他們弄了一臺兩噸卡車,後面載了一組演唱會級的音響、搖滾樂鼓、電吉他揚聲器、貝斯揚聲器、連DJ臺都有,集會前,他們早已發出1000份的傳單,結果警察只來了10個人!松本哉說:「這不但是場超high的音樂派對,也吸引了無數目光,完全達到遊行想要的效果,其成功度簡直破錶,真想不到在溫和的日本也能發生這種事!」(p135)

連松本哉自己都覺得他做的事在日本不可能發生啊!這場「還我腳踏車遊行」使衫並警察署大怒,為了平息警察杯杯的怒氣,松本哉和朋友們想出個「三人遊行計畫」,他們決定申請一場真的只有3個人的遊行,說3個就是3個,要向警察宣示他們的忠誠。(笑)
當他們再度走進警察局,警察怒罵:「你們又來幹什麼!上次那個算哪門子遊行,是暴動吧!」警察斷然拒絕他們的遊行申請,甚至建議他們去別的轄區申請遊行,松本哉與友人乖乖的站在那裡聽警察訓了1個鐘頭,警察終於改變態度,問他們這次遊行的主題是什麼?「車站廁所的衛生紙賣100員很貴,希望能免費提供」警察同意了這次的遊行申請,遊行人數:3人。
遊行當天,一整排的警察站在現場,似乎也有鎮暴隊的巴士在待命,警備課人員對松本哉說:「怎麼可以只來三個呀?很困擾耶,我叫了那麼多警備來……
警察後來開始教訓他們:「這樣也叫遊行嗎!連口號都不喊?
當松本哉他們看到商店想進去逛逛時,警察大罵:「不行不行,不准亂逛」(p137)
後來警察開始央求他們「別再搞了」
最後松本哉在高圓寺站結束了這次遊行,只走了45分鐘。

往後還有許多精彩的遊行「放鴿子遊行」、「反PSE遊行」、「免錢房租遊行」……松本哉終究沒有被社會所馴化。
如果以為他只是個會惡搞的人,那就錯了。
2011年,松本哉號召1萬5千人走上東京街頭進行「反核遊行」,這是一場既不是環保團體,也不是抗爭組織發起的反核遊行,這場遊行也讓素人松本哉一戰成名。

後來有人將「素人之亂」拍成紀錄片,因緣際會紀錄片在德國放映,松本哉因此有機會到德國去,並且參加當地的遊行,松本哉覺得德國人比日本人進步太多了,因為在日本他們只是要求「免錢租屋」,德國人是直接占領空屋,然後再發起遊行。(P191)

想想松本哉對進步的定義,難怪書的封面會寫上「一本讓衛道人士看了半夜睡不著覺的書!」

松本哉念大學時,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衝餐廳、衝會議室噴油漆,而我們的學運領袖,在參加了那麼多場公聽會後才佔領立法院,或者忍無可忍才丟了一隻鞋子,到底誰才是暴民啊!(松本哉先生,您不會介意我稱您為暴民吧XD)

我喜愛的日本小說家很多,但很少有看完書之後會想要認識作者本人的衝動,但是看完素人之亂後,好想認識松本哉喔!對東京也開始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想像。

最後,臺灣的官員和警察杯杯們,應該都要來看一看《素人之亂》

———————————————————————————————–
《素人之亂》/松本哉/推守文化出版/2012年01月

本篇發表於 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801 ℃

素人之亂‧松本哉 有 2 則回應

  1. 小咬雯 說道:

    感覺很好看說!法政大學比我們學校有趣多了

    • rewolf 說道:

      嗯,很好看。松本哉今年已經40歲了,還是對人生充滿戰鬥力啊!以前我在大學的時候,認識了一些有趣的人,但這些有趣的人啊!就是10個加起來也抵不上1個松本哉。學校無趣,學生也是有部分責任的XD。當年的法政大學,如果沒有松本哉,可能也不會如此熱鬧繽紛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