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瀾鐵人三項‧內心戲

DSC01346昨天到鯉魚潭參加洄瀾鐵人三項混鐵組,我負責路跑10公里,完賽!

去年11月參加完太魯閣馬拉松之後,我心裡暗暗的想,暫時不想再參加路跑活動了,沒想到熏媽12月就來問我:你跟你老公要不要一起來參加洄瀾鐵人三項!


我沒有立刻答應,佐拉也說沒有很想參加。就在某天佐拉上市場去買菜時,老闆娘問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去騎車運動?佐拉覺得水尾雖然是個鄉下地方,但人們太有活力,生活實在很有品質而大受感動,決定要參加洄瀾鐵人三項。我也因此被迷惑而報名了。

賽事安排是這樣的,游泳1.5公里→自行車40公里→路跑10公里。一個人負責一項,如果3個選手都是男生或是女生,就稱為鐵三角,如果3個選手是男女混合的,稱為混鐵。我參加的這一組,負責游泳和自行車的都是男生,所以是混鐵組。

參加這種鐵人接力賽是有壓力的,我一直擔心自己會拖累隊友,4月份我們這一大團曾經到鯉魚潭練跑過,路起起伏伏的,當天路跑練習者有7個人,我果然是最後一個。熏媽一開始希望我跟佐拉報名參加時說「不要有壓力,就當作來玩玩」。結果練跑那一天我發現,大家根本都是練家子啊!大家都是來玩…….真的!
從鯉魚潭練跑回來後,我希望能保持每兩天練習一次的頻率,但是開始進入梅雨季,每天早上天氣晴朗,到下午兩三點後就開始下雨,一路下到晚上。加上每次生理期總要5~7天左右,這樣,一個禮拜又過去了,不能練跑的日子,我只能在家裡做有氧運動,做心酸的。

晚上我通常在家裡附近的街廓練跑,車子少,空氣新鮮,而且地形一起一伏,剛好可以讓我適應起伏的地形。周末天氣好的時候,就去學校操場練習,但所謂的天氣好啊!是會中暑的那種,某個周日早上看見陽光烈焰,想說一定要趁好天氣去跑步,等換上跑步裝備後(短褲、短袖、內搭褲、帽子、袖套),到學校操場跑了2公里後,差不多快變成人乾了!

最接近比賽的一次練習,我花了45分鐘跑完6公里。大會安排的時間是游泳50分鐘、自行車2小時,路跑70分鐘。這樣換算下來,我1公里要跑7.5分鐘,7.5(分)x10(公里)=75分鐘,這樣肯定沒有辦法在70分鐘內跑完10公里啊XD。

於是,某種會「拖累」別人的壓力與恐懼在我心中成形了。每天處在看到下雨天就會有壓力和鬆了一口氣的矛盾之中。去年11月參加半馬,就算中途放棄也無所謂,因為沒有同伴。雖然我還沒有見過同組負責自行車的邱老師,但負責游泳的廖大哥,游完1.5公里只要花30幾分鐘,天啊!看來只能由我來擔綱「拖累」的這個角色了。

觀照自己的恐懼,是處在極度恐懼中也必須去覺察的事。
我回想自己的人生,也許一直怕「拖累」別人,所以不管在家庭、學校或工作上,我總是盡力扮演那個不讓人擔心,甚至可以去分擔別人(工作、壓力、職責)的人,從小,我就不需要爸媽老師催促我做任何事,念書的時候,分組討論前,我總是會讀完所有的資料並列好問題,工作時我也幾乎不讓別人催我繳交任何東西。這讓我想起念研究所時,某一次的小組討論,大家約好晚上在所辦討論報告,我一開始就請大家翻開書的某一頁,劈哩啪啦開始說我看完之後的想法,接著再翻到哪一頁……我本來說話就快,又要別人翻書,又要別人聆聽我的想法,有一個同學忍不住說:「你說太快了,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當時我心裡很惱怒,想著「拜託,來之前你就應該先看完指定的內容,現在才跟我說你聽不懂!」,當然,我當時候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次混鐵比賽,讓我重新看到自己的恐懼,
也許,我是出於恐懼的做好每一件事,而不是出於愛,
我會拿來嚴苛指責自己的,必定也會這般指責別人。
我以為這幾年來,我對於「指責自己」這件事已經有所覺察,並且在練習與實踐中,慢慢收回。
這次路跑幾乎成了我再次面對自己內心的一次功課。

昨天到了比賽場地鯉魚潭,我才知道比賽是採接力方式,也就是游完泳的人上岸後必須到自行車停車棚,把晶片交給自行車選手,選手出發後,路跑選手到車棚按編號位置等待自行車選手回來,三項運動必須在4個小時內完成。

游泳的廖大哥果然在40分鐘內就上岸,而騎自行車的邱老師,也在1.5個小時後回到車棚。前一天我睡飽了,沒有生理期,也吃飽了,並且穿上適合跑步的厚襪子,狀況比上次太魯閣馬拉松好多了,但是在半小時前喝的水,讓我肚子側邊非常不舒服,痛到我再也無法忍受的時候,只好停下腳步。
一停下腳步,那種「拖累別人」的恐懼立刻湧上,這種心理的折磨比身體的疼痛還要多上10倍。恐懼會以各種方式顯現在身體的狀況上,我的雙腳無力,呼吸微弱。我問自己「你在怕什麼?」

我不要拖累別人我不要拖累別人我不要拖累別人我不要拖累別人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面對自己的恐懼並且接受,肚子也漸漸不痛後,我又開始跑了起來,身體並不特別累,但肚子的狀況仍然在跑一段路後,就又轉為劇痛,必須停下來快走。
環潭跑完一圈後,再往臺9丙上跑,此時開始下雨了,雨!!!我是命中水太多還是缺水,每次路跑都碰到下雨,上衣濕了,雨水沿著帽沿往下滴,頭髮也濕了,到折返點時我竟然花了45分鐘!肚子痛稍微好一點了,但淋到雨水後,加上風吹過來,頭開始微微痛了起來。70分鐘到了,我只跑完8公里。

到終點前,我心想應該要以跪姿面對廖大哥和邱老師。
這次路跑感覺來加油的親友團非常多,到達終點前的500公尺,路旁都是持相機、錄影機的親友團。
臉上的雨水乾了,我拿下帽子,濕了的頭髮貼在臉上,我的頭越來越痛,最後,我跑向終點,3.5小時完賽!

工作人員遞上獎牌和贈品,彎下腰取下晶片的我顯得動作有些吃力,廖大哥和邱老師立刻箭步上來幫我接過三份獎牌和獎品,
一直跟我說「真是辛苦你了,真不容易啊!要不要吃片西瓜」
天啊!我真的好想哭,花蓮人,會不會太溫情了!!!
(佐拉,你在哪裡!!)
邱老師還幫我去拿了一片大會切好的西瓜。
我演的好久的內心戲,完全派不上用場。

我看起來一定很狼狽吧,一身的汗,一身的雨水,
回到休息區,鄉長還很熱情的說「趕快跟先生合照一張!」
感謝一路上超越我還一直跟我說加油的同伴
感謝廖大哥和邱老師
感謝這一場比賽讓我看見自己內心的恐懼

小我世界啊!可是比想像中的複雜,比想像中的還要不簡單。
—————————————————————————————–後記:
1.目前痠痛位置:大腿、小腿、肚子。
2.昨天賽前賽後,待在休息區的我,一直不斷有人問我:「你先生呢?」連要離開的時候,同車的鄉長也問我「周先生呢?」我的答案一律是「我不知道…我去找找看好了」
因為周先生人不見了也不帶手機,我也只好跟別人說「ㄟ…我先生常常失蹤,我也常常在家裡找不到人XD」(家裡是有多大間,這麼好藏!)
3.下次到鯉魚潭,我們一起環潭跑一圈吧!

本篇發表於 洄瀾記,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38 ℃

洄瀾鐵人三項‧內心戲 有 4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