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想起鬼抓人的‧318學運

DSC01099拍了許多照片,錄了幾段影片,塞滿胸口的話,
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麼,先來說說孩子們最喜歡玩的鬼抓人吧!
以前在台北教書的時候,操場不大,校園裡有些邊邊角角,很適合孩子們玩鬼抓人,有竹林步道、生態池、陶藝教室、樓梯間……
鬼抓人大致上是這樣玩的,當鬼的人必須站在操場中間,讓所有人看的到他,閉上眼睛數到30,就可以開始去找人了,被找到的人,只要被鬼抓到,就輸了,也就不再有躲藏的必要。
看起來很簡單的遊戲是吧!可是遊戲規則卻是一改再改,因為孩子們玩遊戲的時候經常起衝突,比如:
1.有人被抓到了,開始協助還在躲藏的同伴,告訴她們「鬼」來了,搞的「鬼」很不高興。
2.有人因為很想當「鬼」,故意在「鬼」前面晃來晃去,搞的「鬼」很沒有成就感。
3.當「鬼」的人,數到20就不玩了,直接進教室喝水看書去,搞的其他人躲到上課,還以為自己很會藏,發現「鬼」早就不玩了,氣到快爆炸!(不同的衝突每天都在上演)
這就是我當時教的9歲孩子,我可以圖方便的處理這些事
例如:再吵就不要玩了,通通不准下課!
或者:懲罰老是搗蛋的同學,叫大家不要跟他玩。
但是我沒有,我花了無數的下課,把孩子們找來,跟他們討論「遊戲的本質」,教他們如何訂定出大家都同意的規則,協調出什麼情況下破壞規則的同學必須暫停參加遊戲。
我可以動用暴力(好啦,這已經被明文規定禁止),但是我沒有
我可以威脅恐嚇,但是我沒有。
我可以直接當一個仲裁者,但是我沒有。

常常我這樣跟孩子們討論完,他們的下課時間也沒了,當然,我也沒得休息,真的很累,但是很值得。
他們不會因此生氣,他們信任我,等到再有衝突,他們會問我,「老師,該怎麼辦?」
我不厭其煩的跟小孩們談這些,究竟為的是什麼?因為我相信有許多人生中珍貴的價值,他們這個年紀會懂,也可以慢慢在生活中實踐。
比如:公平、正義、討論、協調,甚至是妥協。

這兩週以來,我心裡除了悲傷,就是對自己工作的焦慮。
如果我是美髮或印刷業的從業人員,我可以振臂疾呼,我不想失業。
如果我是環境從業人員,我可以憂心忡忡的說:台灣環評都這麼差了,大陸真的能為台灣的環境做出更好的努力嗎?
我什麼都不是
我只是一個小學老師。

那些我視為最珍貴的價值啊!正在我們的社會,被以各種方式扭曲與踐踏。那些我努力要在孩子們心中建立的信念,乃至於他們成年後,可以不斷透過檢視並願意實踐的信仰,都在當前的社會,受到最嚴重的挑戰。

我到底為什麼還站在臺上,我到底還能教給孩子們什麼?

後來,剛好之介紹了我一套書,法國人寫的「哲學種子系列」
DSC01183這套書是寫給小學高年級的孩子們看的,雖然外國的月亮不一定比較圓,但是法國人寫給孩子們看的書,真的是比較好看啊!
我特別喜歡裡面《公平與不公平》、《和平萬歲》和《什麼是好,什麼是壞》這幾本,不說教,理路清晰,一些大人世界裡尖銳深刻的議題,都能處理的很好,
比如:「人如何在工作裡被異化,被取代」
「什麼情況下會使用暴力,暴力都是不對的嗎?」(→很呼應台灣的現況)

臺灣的民主不是平白得來的,但是,當人們以臺灣是民主法治的國家來指責學生「攻占立法院」是違法暴力的行為時,我們真的知道,什麼是暴力嗎?
那些看的見的佔領是暴力,那些看不見的違法程序是不是暴力呢?

法國人在孩子們11歲時,就跟他們談論如此深刻的議題,我也決定要用這套教材來跟孩子們上課。這套書,寬慰了我焦慮的心。
————————————————————————————-
雖然最後我決定不放上任何一張當時在立法院四周拍下的照片,
但是去參加3/30上凱道的抗議活動時,見到了兩個很重要的人
DSC01114一個是我工作第一年的主管,郭駿武。
他目前是「臺灣親子共學促進會」的秘書長,也是當時第一批衝進立法院的人之一,他們在中山南路和濟南路口搭起帳篷,好幾個家庭帶著孩子睡在帳篷,支持這次學生占領立院的行動。
佐拉問他們何時退?「學生不退,我們也不退」駿武說。
3/30的前一天,我只睡了4個小時,一早趕6點多的火車到台北,精神不佳,當駿武說到「人會渴望用暴力解決問題,但最後思索後,決定採取不用暴力的方式,當一個人深刻理解到暴力與理性是同時存在於自己心中時,人才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我心想:果然還是當年的駿武啊!

DSC01182另外一個人是葉菊蘭女士(鄭南榕的遺孀)。
此時我跟之、佐拉和之的朋友已經在路邊拿著字牌站了一個小時,和ilya會合後,準備前往火車站附近的餐館吃飯,ilya在路上和行過的人打招呼,他說「剛剛那位是葉菊蘭」
佐拉因為接觸過慈林基金會,也看過「牽阮的手」,對鄭南榕頗為熟悉,ilya說可以上前去合照,佐拉立刻往前奔去,我也拖著困乏的身體,以小學參加田徑隊的短跑速度追隨。
葉女士很溫暖親切,ilya簡單介紹了佐拉和我,拍完照臨走時,她還主動跟我們握了握手。
我當時心裡太激動了,心裡只想著他女兒寫給爸爸鄭南榕的詩
爸爸像太陽一樣,如果太陽不見了,
我會哭,我會叫,但還是叫不回太陽。
待葉女士一行人離開後,ilya說剛剛旁邊站的是她女兒鄭竹梅XD
(我完全沒看到她女兒啊……)

3/22(六)立法院,3/30(日)上凱道。是為記。
————————————————————————————-
工商時間
1.《大腳小腳,走讀台灣:親子共學,93天徒步環島之旅全紀錄》,郭駿武、張淑惠著。
2.親子共學促進會
3.慈林教育基金會
4.牽阮的手(請自備衛生紙)
5.鄭竹梅/公視專訪(沒辦法不哭啊)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 生活, 觀想聽。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676 ℃

讓我想起鬼抓人的‧318學運 有 5 則回應

  1. 小咬雯 說道:

    小花
    你不要打我
    我真的很想幫佐拉做手拿牌~
    還有我會找這套書來看
    (你其實可以去購物台賣書 也許會幫助更多人 我好希望我有錢到可以為你開個花花台 我還可以為你串場 然後我們還可以打入大陸市場 去解放他們的思想)

    • rewolf 說道:

      小咬雯:是不是佐拉的字太醜啦?我當時也跟他說:我來幫你寫,你的字太醜了,但他堅持要寫簡體字,我就不幫他寫了!這套書一定要找來看看,這是一個哲學教授為孩子們寫的書,可以大人讀完帶小孩討論,也可以讓孩子自己讀,在這種時候,覺得有哲學真好。~~我也好希望你能有錢到幫我開個臺喔!你不僅是串場啦,你要當廠商代表,假裝壓低價錢含淚賣給我XD

      • 小咬雯 說道:

        不是啦~佐拉的字還滿漂亮的,只是我是道具控
        雖然不用到裝上led小燈泡
        但要夠大、引人注意~新世代的抗議,華麗風是必要。

        我當廠商代表時不會含淚,
        我會大笑說
        好 為了這個世界的和平與正義
        買10套送100套
        只怕大家不讀書而已

        好希望自己可以有錢到這樣做

  2. 阿停 說道:

    同意小咬雯!
    我剛看到書的那部份,馬上升起的念就是:我也要去買一套!
    小花隨筆、隨口提到的,都讓人好想看,妳不去購物台兼差真的好可惜…

    看到熟悉的郭老師
    我帶著兩個小人,參與他號召的"親子共學團"
    他那句"暴力和理性同時併存"是真理
    他每回的講座總是令我驚奇,這樣一個不曾參加過心靈工作坊的郭老師
    他所觀察、思考、理解的,卻與心靈工作坊在對人的真實深層痛苦後找到的源頭不謀而合!
    我真的十分佩服他!

    • rewolf 說道:

      我如果去購物台,觀眾應該也只有我們兒文所的童鞋吧!廣告時段也是你們擔綱演出,你說這樣會被排到第幾臺呵!你平常都叫駿武「郭老師」嗎?我實在很不習慣聽到有人這樣叫他XD。每次跟他說話,我也都能得到新的刺激,至今我仍然很感激,大學畢業第一年能有這樣的主管,這對一個年輕的靈魂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事啊!而往後你們所認識的我,有一部分就是他帶給我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