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速度裡想起的

DSC04141今天騎著機車上193縣道。
有多久沒有這樣騎著機車,讓風呼呼的吹過?

今天氣溫還是低,我戴著手套,手還是凍僵了
路上車少,少的我幾乎不用留意與分心
大學時期愛夜遊飆車的回憶,就這樣湧上了
18歲是剛拿到駕照的年紀,過了晚上11點,女生宿舍是進不去的,所以夜遊的附帶條件就是「天亮才能回來」!這對於一群長大後第一次離家的大學生啊,是多麼吸引人的成年禮。

夜遊不是往海邊就是往山裡去,因為離南投比較近,我們總是往山的那邊騎!
印象中,台中往南投的那條路啊!晚上的樣子比白天還讓我感到熟悉。在日月潭等日出,聽著文武廟清晨的鼓聲,看著天的另一邊透出來的光,把幽藍的潭水滲開來,以至於多年以後再到日月潭,我最想念的,竟是天亮前看不到邊際的日月潭。

有一次,只是因為Y君說了一句:去廬山看櫻花吧!
一夥人就騎著機車往夜裡奔去
那時候,還沒有地震和土石流的肆虐。
到了廬山,只看到了一株櫻花樹,什麼盛開的櫻花樹,只不過是愛夜騎的點綴與藉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輕感覺不到速度
每次夜遊,總會騎到時速90公里以上
加上夜遊返程的疲憊,常常覺得眼前的路面在搖晃,有一次大夥累得不行了,就在路邊找一塊水泥空地躺下來休息。
往後的日子,每次看到睡在路邊的流浪者,我總想在當時當刻,對他來說,一定沒有比休息更迫切的事。

今天騎在193的路上,我的車速始終只有50左右,
心裡不禁替當年總要熬夜騎到時速90的自己捏一把隔空冷汗
這條命,是撿回來的吧?

最瘋狂的一次,是從台中騎到阿里山
也是在夜裡出發,路好像沒有盡頭,或者是夜裡的幻覺,人好像被扔進了無邊的暗夜裡。
我只記得坐在後座的我,腳都痠了,終於看到了夫妻樹。
天也亮了,Y君說「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嗎?」
那是人來人往的火車站,確切是哪個火車站我也不記得了
Y君找了一張椅子躺了下來,對夫妻樹我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
但火車站裡的光線,成了我那段記憶的邊框。

年輕是夜行的車,看不到路,也會一徑的往前,
當時間流過,被經驗、傷痛和各種擔憂與恐懼篩過的,就是成年後的成熟與穩重了。
有時候,那些冒險與想像,專注與當下,也一併給過濾了。

那再也沒有雜質的理性與優雅,早忘了年輕時夜行的速度了吧?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26 ℃

在速度裡想起的 有 6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