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

DSC00389得知離開人世的那一天,天氣好的就像這張照片裡一樣,天空很高,雲稀稀疏疏散落著,猛地抬頭,陽光會刺得眼睛睜不開

週三到花蓮研習,主講單位十一點便結束了研習課程
天空陰沉沉的,雨不情願的滴答滴答下
看著遠方的山啊!突然地又想起
也許是想要消耗前一天吃得過多的食物
也許只是想要慢慢走路
讓自己更清楚的感覺到,那心裡突然湧現的究竟是什麼?

背著包包,裡面裝著水壺、鉛筆盒、兩本筆記本、雨傘、錢包、一本400頁的書、鑰匙……
我從吉安鄉的國小走到花蓮市
那並不是一條適合步行者走的路
我被沿途的店面和馬路上疾馳的車夾在中間

為什麼總是在這樣陰涼、下著細雨的灰濛天色裡想起的笑臉呢?
這跟得知她死訊時的天氣,多麼的相反……
或者我潛意識裡認為人的靈魂會出現在山的那一頭?
起先,是想起專注寫字的神情,
還有她每次和我下棋時,總會帶點驕傲又慧黠的眼神
最後想起她會膩在我身邊,看著我午餐的芭樂,等著我把子子挖掉時跟我說:「老師,你不可以偏食喔!」
卡車從我身邊一輛輛的經過,揚起了灰塵
我的眼淚就這樣撲簌簌的流下來
一邊擦眼淚,一邊走過了幾個路口
我終於再也抵不住背包的沉重,找了一張路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啊!你真是個聰明的小鬼呢!
你就這樣回到了天父的身邊
老師也將這樣在人世裡,一輩子惦記著你
就像媽媽說的,她和爸爸思及你的辛酸啊,將終其一生跟隨著他們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15 ℃

想起 有 6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