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前記

IMG_4455明天就是農曆二十四節氣的「大雪」。
我在瑞穗度過了一個完整的季節。

到現在,還是常常有人會關心的問我:還習慣嗎?
最逗趣的關心是:老師,你是從大城市來的ㄟ,怎麼會習慣這裡呢
我的腦海中就會馬上浮現出劉興欽的《丁老師》….

我也說不出原因,習不習慣可能是體質的問題,就像有的人吃雞蛋會過敏,有的人是一天都要吃一顆蛋。我就是習慣這裡,完全不用努力,也不用花力氣,一點也不覺得勉強,別人可能覺得我正在受委屈,或者覺得我還在「適應」。
我真的說不出原因,有時候我會笑笑的說:可能我這個人有點奇怪。
這個答案不是在敷衍,我們總是用奇怪的眼光看待各種情境中的少數人。

還有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週末都在做甚麼啊?
大家周末都在做什麼呢?我們在做的也相去…..很遠。
起床後我會給自己做早餐,接著會有一段安靜閱讀的時間,如果有出遊計劃,通常會安排在星期六。
各種家事通常會花掉部份時間,加上我和佐拉常常吃自己,所以也要花時間採買食材、煮食、收拾。
沒有出遊的星期日,我們會在傍晚出門去騎自行車,或者去走走步道,大部分的時候還要花一些時間工作。

最近天氣變涼了。經常在早上出門時,會看到濃濃的霧,整個小鎮還沒醒來,有陽光的日子,那穿透霧氣而來的光線,照著一整排的樹一大片的田,輪廓十分明顯。只是這樣,我都能感覺非常幸福。

文章最上面的那張圖,是班上小朋友小楷畫的。
我實在太喜歡了,這完全是她生活的環境:樹、稻田、動物和陽光。重點是,這張畫跟小楷完全就是同一個調調:可愛、純樸、不帶玄機。我忍不住跟她說:你的畫跟你的人好像喔!小楷是我們班的班長,動作永遠是慢條斯理,我有時候很著急的時候,看到她實在很難急的起來。早上她吃著早餐的時候,其他女生會看著她說:「好可愛喔!」她是來報恩的孩子,每次看她寫的小日記,我總是邊看邊笑。

上個禮拜實習老師教小朋友寫作文「我的夢想」。
阿福寫我的夢想是「爸爸媽媽可以和好」,夢想,夢想不是要用一生去追求的嗎?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嗎?
阿福的夢想那麼輕,又這麼重。
阿福說,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可以做的是當爸爸媽媽的傳聲筒,或者畫一張全家福,讓媽媽想起以前全家人在一起時快樂的感覺,也許爸爸媽媽就會和好了。我看的鼻子都酸了……

開學第一次家訪,孩子的媽媽問我:「老師,你會留在瑞穗嗎?」
我從來不相信承諾,所有的承諾只有當下是真的,往後的翻盤都沒有追究的必要。
我真的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最近我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跟小朋友說:以後長大可以回來看看老師嗎?
我並不渴望學生一直記得我,或者回來感謝我,
我只想看小朋友長大後的樣子,
我只想知道他們是不是有好好長大。
這也是前所未有的心情。

記在大雪前。

 

本篇發表於 洄瀾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62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