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

終究,你還是毀了我的一生
我忖度著,這是否該做為我第一篇長篇小說的題目
然後,在虛擬中偷渡我真實的心聲

回想上一次在街頭上走
想把自己走到像船隻隱沒在海平面那一頭,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有些瞬間你會以為消失也沒有什麼關係
或者,消失是更好的
但是繞了這麼一大圈,為什麼又回到了起點?

終究,你還是毀了我的一生
在記憶的橫切面裡
就像樹幹清晰可見的年輪
我同時憶起了你,和你,還有你
我問自己,這到底是什麼約定
讓你換上不同目,然後再以全然不同的人生和我相遇

恐懼到了盡頭到底會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在恐懼的末端啊
我們會在原本枝微末節般的害怕前失去感覺
就像那一年
我在東南亞陌生的國家的陌生的城市裡,坐在拉下鐵門的樓梯口上,哭了一整夜一樣

我不容易記得快樂的事
也不慣常回憶痛苦的過往,
未來對我是更艱難的,而我又對於重複過於的敏銳
於是我看見不同的軌道在我面前匯集於同一個點上

終究,你還是毀了我的一生
這是我親手交付給你的約定

 

 

本篇發表於 擬百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67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