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開花

定文卡片現在是晚上十一點
和三年前帶的畢業班學生吃飯,他們今年國三畢業,準備升高一。
學期的最後一個禮拜,剛回到家不久,洗完澡,頭髮還沒全乾
但我應該再次打開吹風機,把頭髮吹到全乾,趕快睡覺。

我還是選擇打開電腦,把給我的卡片插圖拍了下來
然後,上傳到我的部落格來
我看到這插圖時,忍不住笑了,那種子啊!文說:「我會靠自己變成一朵花」
大江健三郎曾說:「我也是一邊寫著文章,一邊夢想著自己死後,還能繼續在年輕人的胸臆間,以新生命的型態繼續活下去。
這是我當年考教甄時,引用在自己自傳裡的文字,顯得充滿浪漫情懷,但對我來說,卻是再真實也不過。

剛剛坐在捷運車廂,外面漆黑一片,讀著寫給我的卡片,看她細數我教他們四年的點滴,有些細節我早已忘記,沒想到她卻如此牢牢記得,讀著她的信,我的心裡感到一陣久違的溫熱:
看著妳和那些調皮可愛的小鬼頭相處,忍不住笑了又笑,我好像看到以前的我們,那麼天真快樂,又好像看到以前的你,嚴格、細心、耐心、幽默又不失溫柔,看似兇巴巴又總是包容,還有我一直想說,老師你真的是個一級棒的老師。你總是很認真在教學,做好充分的準備迎接每一堂課……即使是在一個山上的小學,一個一班只有十幾個小孩的課,你絕不馬虎,絕不草率

老師,你能感受到嗎?我真的很想再上一堂你的課,你曾說那樣真的太感傷了。可是我真的好想再感受一次你的用心,你獨特的教法,和我們相處在一起的喜怒哀樂。聽你說什麼擬虛為實,聽你教我們設未知數X,聽你說『王』這個字的由來是把天、地、人三者統一起來,還有再聽一次你最爆笑的故事『我的鞋子』!

在教書的這幾年來,我一直得到很多的讚美與肯定
可是在每一個讚美與肯定之後,我總是心想:這是真的嗎?這說的是我嗎?
我沒有覺得自己很糟糕,也沒有缺乏信心的問題,
但是,我心目中有個好老師的樣子,我總是覺得,那離我太遙遠了,遠得讓我懷疑,這一輩子,我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好老師。

的媽媽知道我要離開台北時,她用充滿愕惋的語氣告訴我:「老師啊!你是我把孩子留在這個學校的唯一理由啊!」
她在給我的信裡寫:
極為敏感且令人難以捉摸的內心,想必與您相處的這短短一年中,您的關注是穩定他內在的力量……我十分感謝您能看見他具創造力的一面,並帶領班上其他同學去欣賞他的優點,在這充斥功利現實的教育大環境中,您給每個孩子機會,對大家一視同仁,是最好的身教
有時候,我看著這樣的描述,會突然以為在讀別人的故事,這,真的是我嗎?

有些漂亮的女生,會故意說自己很醜,以換得更多別人的讚美:喔!你很漂亮啊
有些很瘦的女生,會故意說自己需要減肥,以換得更多別人的反駁:喔!拜託,你很瘦了好不好【→我對美女和瘦子沒有意見,純粹是一個例子】
我不是漂亮也不是瘦的女生,更不需要這些讚美和反駁,
我只是經常會納悶,我到底是一個怎樣的老師?我到底在教學的過程中,給了孩子什麼?影響了他們什麼?

DSC07514這是現在這個班的孩子們,寫給我的卡片【→陪他們玩了一天的佐拉也入鏡了,孩子真是全天下最容易建立真感情的傢伙】

我很珍惜每個家長給我的回饋
也很珍惜孩子們的隻字片語
是這些語言和文字讓我看見了自己

DSC07519這是寫給我的卡片,這孩子曾經讓我非常辛苦,在他生氣的時候,我得沉住氣,不被他影響,還要協助他冷靜的處理自己的情緒,今天,他又因為打球輸了而生氣罵人,他一進教室,我說:「先坐下來,等你冷靜好了,可以說話了,再過來。
過了5分鐘,我估計他已經可以談話,我問他:「可以了嗎?
他說:「還沒
我又等了他3分鐘,他終於願意說說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並且跟對方道歉。
他能在很生氣的狀況下回答我「還沒」,這不僅要能覺察自己的情緒,還要能判斷自己處於什麼樣的狀況,並且做出回答,對於這樣的一個孩子,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次他生氣的時候,我花那麼大的力氣處理,我完全無法想像,他到底怎麼感受這些過程的?他對我的不捨和他能感受到的好,也許就是因為我會「等待」,等待他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而不去責備他吧!

在當老師的八年裡,我仍然篤行前進著,片刻沒有停止過懷疑
我要謝謝寫給我的卡片
是她讓我又再一次的認識自己
並且讓我相信,好老師啊!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而是一個正在經歷的過程

當下,我真心覺得,老師是一個多麼甜蜜而美好的職業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43 ℃

種子開花 有 7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