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you【十二】

我有多久沒有跟你說話了呢?

在北迴歸線23.5穿過的熾熱午後
我只想要一個人慢慢走路
我知道很熱,熱得我的背都濕了,
我知道這種陽光之下,不用20分鐘,就會中暑
但是我說沒關係

沒關係的是溫度和乾淨到刺眼的光線
如果一個人再也無法聽見自己內在的聲音
那麼這一切又有什麼差別?

上個禮拜我去聽了若水的演講
距離上一次見到她,已經過了整整四年了吧!
那是下了班的晚上,連續三個小時,我聚精會神的,一點都不覺得累
若水說:「你若認出生病的不是身體,而是心靈出錯,你所要付出的代價是你眼前的整個世界,那麼,你甘心嗎?」

我眷戀的,必使我留下。

演講會上有一位弟兄說:當我平靜的時候,讀佛經讀奇蹟,一切都沒有問題,但是一面對職場、面對家人,就覺得很難實踐。她說,她就是做不到別人的要求,她已經很努力也很認真了,但總不可能人人都做郭台銘吧!
若水問她:你打算要聆聽奇蹟的回覆了嗎?

我打算要聆聽什麼樣的回覆呢?

我好想告訴那位弟兄,等你得到人世間的一切光榮,代價也許正是你內在的平安,小我世界裡的一切,無法保證你的幸福,它要讓你找,一輩子找,卻找不到。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突然感到,這位弟兄,不就是我自己嗎?

若水問我們
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會失落什麼?
當你不這麼做的時候,你又會失落什麼?
我喜歡失落這個詞彙,而不是失去。
我問自己,我到底失落了什麼?

關於那些責任與義務,如果使我感到犧牲與剝削的,都已經遠離
但也許,我正以另外一種形式召喚它們
好讓自己有理由受害
然後,又是嘆息與憤怒

若水說,不要追求奇蹟的永久、恆常
只要時時覺察我們有「重新選擇」的能力

我只想聆聽自己的意願
而懶的理會那些你應該如何如何

你能明白
關於我必須起身離開的理由了嗎

 

 

 

本篇發表於 Dear you, 奇蹟課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38 ℃

Dear you【十二】 有 3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