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you【十二】

我有多久沒有跟你說話了呢?

在北迴歸線23.5穿過的熾熱午後
我只想要一個人慢慢走路
我知道很熱,熱得我的背都濕了,
我知道這種陽光之下,不用20分鐘,就會中暑
但是我說沒關係

沒關係的是溫度和乾淨到刺眼的光線
如果一個人再也無法聽見自己內在的聲音
那麼這一切又有什麼差別?

上個禮拜我去聽了若水的演講
距離上一次見到她,已經過了整整四年了吧!
那是下了班的晚上,連續三個小時,我聚精會神的,一點都不覺得累
若水說:「你若認出生病的不是身體,而是心靈出錯,你所要付出的代價是你眼前的整個世界,那麼,你甘心嗎?」

我眷戀的,必使我留下。

演講會上有一位弟兄說:當我平靜的時候,讀佛經讀奇蹟,一切都沒有問題,但是一面對職場、面對家人,就覺得很難實踐。她說,她就是做不到別人的要求,她已經很努力也很認真了,但總不可能人人都做郭台銘吧!
若水問她:你打算要聆聽奇蹟的回覆了嗎?

我打算要聆聽什麼樣的回覆呢?

我好想告訴那位弟兄,等你得到人世間的一切光榮,代價也許正是你內在的平安,小我世界裡的一切,無法保證你的幸福,它要讓你找,一輩子找,卻找不到。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突然感到,這位弟兄,不就是我自己嗎?

若水問我們
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會失落什麼?
當你不這麼做的時候,你又會失落什麼?
我喜歡失落這個詞彙,而不是失去。
我問自己,我到底失落了什麼?

關於那些責任與義務,如果使我感到犧牲與剝削的,都已經遠離
但也許,我正以另外一種形式召喚它們
好讓自己有理由受害
然後,又是嘆息與憤怒

若水說,不要追求奇蹟的永久、恆常
只要時時覺察我們有「重新選擇」的能力

我只想聆聽自己的意願
而懶的理會那些你應該如何如何

你能明白
關於我必須起身離開的理由了嗎

 

 

 

本篇發表於 Dear you, 奇蹟課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22 ℃

Dear you【十二】 有 3 則回應

  1. lily 說道:

    小姐姐(介意我这样叫你么),在大太阳底下走回来身体感到不舒服吧?但心里一定轻松一点点,我也这么试过。苛待自己,去倾泻被别人的带来的不快,真的很伤身,给人一种体弱多病的假象。若身边的人明白,给你一个自己可以自在安排的空间,或者认同、保护你的空间,这种不快要少很多,压力也会少很多。

    希望你每天轻轻松松,笑意常在!

    • rewolf 說道:

      不可以叫我小姐姐啦!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小姐姐,我覺得還是當別人的妹妹好。(雖然你的年紀比我還小~~冏~~)

      • lily 說道:

        好吧,那就请你当我的小妹妹吧!妹妹要乖哦,睡觉觉要把小眼睛关上来;姐姐叫你醒来,你就要把眼睛睁大大,只有快乐没有烦恼……哈哈,就把你当成我 的洋娃娃小妹妹——嗯呀,姐姐亲一个!呵呵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