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

 

DSC07939
之一
這是孩子們昨天書法課的習寫。

從潤筆、握筆、洗筆、坐姿,包括筆怎麼沾墨的所有細節開始教起。
上學期的書法課對我來說就像一場災難,每一次上課,我都得看著Henry如何把自己的桌面搞得都是墨汁,並且拿著毛筆在毛邊紙上塗成一團,最後,他的衣服、臉頰跟地板都難逃一劫。
所幸我的書法課的下一節是空堂,我可以慢慢跟Henry用下課時間磨,不發脾氣,並且很堅定的告訴他:「課堂上沒有做完的練習請回家完成,請將環境恢復到上課之前的樣子。」

當然,我不能把他丟下走人,我得確定他完成所有整潔工作,到了期末,他終於可以好好控制倒墨汁的量,也能掌握如何沾適當的墨。Henry是故意的嗎?其實現在有很多孩子有協調的困難,給他方法之後,並且堅定原則,如果他是有困難,那麼他會慢慢改善,如果他是故意的,他會知道逃避也逃不掉該負的責任。重點是這個過程不需要發脾氣,因為他會知道,老師不會被激怒,也就沒有什麼好激怒的了。

上面有一張是Henry寫的。一個曾經會把自己搞得全身都是墨的孩子。
我花了多少個下課時間,陪他把一桶乾淨的水,拖地拖到整桶都變成深不見底的黑。

昨天Henry說:「老師,你看我的蠶頭燕尾像嗎?
寫完書法本子,他要求我:「老師,可以讓我再寫一張嗎?」
我的眼淚,真的都快掉下來了。

——————————————————————————————–

之二
熏的媽媽在學校日那天跟我說:「老師,熏真的進步了,她以前講話總是很退縮,很小聲,現在真的不一樣了」
熏是個對人很包容的孩子,平常喜歡閱讀,也喜歡玩球,成績也很好,但就是對於上台這件事有比較大的抗拒。
我的課堂上經常有讓孩子發言跟上臺的機會,國語每一課都會上臺表演,剛開始,熏上臺表演的時候也會有點妞捏,現在只要聽到要「演戲」,她會開心的喊「YA!」

我覺得改變性格或習慣是最難的,我很珍惜熏的改變。

——————————————————————————————–

之三
昨天研習聽到老師提到學習金字塔(Learning Pyramid)的概念,這個概念在說明不同的學習方式,會有不同的學習成效,舉例來說:如果你只是坐著聽,學習成效只有5%,也就是兩週後大概只會記得上課內容的5%。如果透過小組討論,成效有50%,透過實作演練能達到75%,如果要得到最好的學習成效,那麼就是透過轉教別人或立即應用。
今天數學課我花了約10分鐘跟小朋友介紹這個概念,搭配舉例說明,孩子們很快就懂了。
最近數學課我採用一個新的方法,安排一個數學很糟,但偏偏又很好學很愛問很愛質疑老師的小朋友,負責發問,其實,這個小朋友就是我來扮演啦!
想不到我們全班小朋友都很同情他(還是我在演啦),我決定給他一個名字:小望望。不能讓小望望對數學絕望。

當小望望提出問題時,小朋友就要負責解說概念。
我設計的問題通常是會產生迷思慨念(misconception)的地方,當然,也是概念中很難說清楚講明白的部分。
兩天前,當小望望提問時,班上只有2個小朋友願意上臺擔任老師的角色,教導小望望,我的觀察是有幾個沒有舉手的小朋友是因為膽怯而不是意願問題。

今天當我介紹完學習金字塔的概念後,班上竟然有9位小朋友願意上臺了。
讓我幾乎雞皮疙瘩都要掉到地上的是,班上數學最差的孩子竟然也舉手了!
後來礙於時間沒有辦法讓大家一一上臺,下課後,軒跑來跟我說:「老師,我想告訴你我怎麼教。
軒拿著粉筆在黑板上邊寫邊講解,實在是太‧棒‧了!他把一個分數的迷思慨念用他的語言講解的好清晰,我跟他說:「恭喜你得到這90%!」

那一刻,我深深感到當學生能夠去「教」的時候,也才體現老師的「教」是有效的。

——————————————————————————————–

之四

DSC07964今年藝美課,我讓小朋友到校園的角落寫生,找一棵樹,細細的觀察,也可以上前去摸摸她,然後把她畫下來。

我跟小朋友說,你可以用任何你喜歡的姿勢,要做要趴要躺下來都可以,也可以坐在翹翹板上。今天山上冷,風又大,小孩們穿著外套,縮成一團的專注畫畫。我則是拿著相機,穿梭在他們之間幫他們拍照。

當我靠近祥的時候,他把畫板反了過來不讓我看,並且笑的賊兮兮的,我一靠過去,他說:「老師,我的樹開花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把我笑慘了,會不會也太可愛了,這是我們學校落滿地的櫻花瓣啊!他竟然移花接木的把她安插在自己的畫上。
這些花,可不是平放上去而已,是每一朵後面都在紙上穿了一個洞的。
也許這只是祥頑皮的靈機一動,我卻寧可把它看成是拼貼藝術(collage)的種子。
我拿著相機忍不住說:「讓老師拍一張!」

以上種種,約莫是我還選擇繼續當老師的緣由吧!
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了。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81 ℃

除此之外 有 2 則回應

  1. Eaglet Jhang 說道:

    臺灣小學生的國文課至今還是有軟筆書法練習,都不知道大陸的小學生現在還有沒有。我98年在上海念的小學,當時已經不怎麼受重視了。語文老師自己也不是很會寫。不過,我念了興趣班,有個老先生叫我運筆。至今都還覺得練字是一筆財富,懸臂寫大楷教會人等待與忍耐。

    • rewolf 說道:

      興趣班是什麼呢?書法是台灣小學階段課程規劃裡必教的課程之一,我原本還帶著擔心,孩子們不知道會不會不喜歡書法,但沒想到,他們竟超出我預期的喜歡寫毛筆字。偶有幾次因為全校型活動無法上書法課,還有小朋友嚷嚷:「為什麼要剝奪我們的書法課?」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