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

DSC00701中年人,準確的來說,年近半百。
頭髮有些花白了,一米八修長的身材,留著鬍子,帶著眼鏡。
在法國學電影,一個碩士學位唸了7年,只花了1百多萬臺幣。
怎麼可能?
回到臺灣後,同行的人都忙著申請案子賺錢,他也不是不申請,但申請了,就慢慢磨,碩士都磨了七年了,案子即使錢不多,也不會是應付了事的。
所以一年下來,總是完成不了多少案子,當然也賺不了多少錢,而僅有的錢,都拿去買下更多電影片子,蒐藏二手、絕版的片子。

我能夠理解他不願意離開拍片而艱困的生活。
也同時能夠理解,他的妻子是多麼辛苦。
我知道世俗會如何的評價他,並且對她的妻子表達不值。
這是如此靠近我的一個故事,我只是感到心疼。

昨天在公視看了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記錄對象是攝影師李屏賓。
我覺得是宿命吧!中影當時招考,有兩三千人報名,像我這麼爛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被錄取」李屏賓很誠懇的這麼說。

因為工作,他幾乎長年不在家,兒子在電視上看到他在金馬影展上講得獎感言時,把電視關掉了,因為「太久沒有看到爸爸了」。如果要過著跟家人可以天天見面的生活,那他做的也許是別的工作,他說,他一定會不快樂。

以前我非常厭惡「宿命」這樣的說法,人怎麼可能沒有辦法決定自己想要的工作和生活。李屏賓做的是自己非常熱愛的攝影工作,但他說,大部分的時候是很孤獨的,很多話不知道跟誰說,不好說,也說不清楚,那其實是很痛苦的。

人真的有辦法選擇自己要的嗎?
或者說,人真的有辦法選擇嗎?

我很喜歡記錄片裡,姜文說起的一段往事,那是一場在沙漠裡的戲,整個劇組人員都到了現場,卻下起了大風雪,姜文很頭痛,因為他原本設想的是晴朗的天氣,如果要等放晴,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很高。他問李屏賓怎麼辦?李屏賓告訴他:「這就是上天要給你的。」當地人也說,這樣的風雪已經一、二十年沒見過了。後來這部電影播出後,這段風雪中前行的畫面,卻成為最令觀眾印象深刻的。

李屏賓說,他覺得拍電影的過程,所有的結果都已經等在那邊了,只是自己有沒有看見而已,如果沒有看見,那就會錯過了。

所有的結果都已經等在那邊了」我覺得這就是他說的宿命吧。
他考進中影時,有很多組別可以選:製片、燈光、編劇、攝影……。他對攝影的熱情,熱情這種事,真的不是努力認真就能產生的,這種根本決定不了的事,要積極上進一點的說法就是「天賦」。但李頻賓為了自己熱愛的工作,跟家人長久分離,無法時刻陪伴年邁的母親、錯過孩子的成長。這樣的「天賦」讓他同時領略人生中最快樂也最痛苦的事。

有些人選擇盡家庭責任,忽略自己的感受,有些人選擇聽從自己內在的聲音,同時背負對家人的歉疚。沒有誰比較高尚或比較勇敢,生命的細節,有時候真的不是靠選擇來鋪陳的。

希望來年,我能以更寬容的心去看待別人和自己的生命。

乘著光影旅行】公視:1/6(週日)中午12:30首播 ; 1/7(週一)凌晨00:00重播

 

 

本篇發表於 觀想聽。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43 ℃

歲末 有 4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