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居‧一滴水

一滴水紀念館。

今天一早起來,才坐在書桌前幾分鐘,突然之間停電了,空氣開始變得悶熱,發電機轟轟作響。

我跟佐拉說:我們去吃早餐吧!
後來又去買了菜,電還沒來,我說:去一滴水吧!

佐拉路上一直問:什麼一滴水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去年三月才開館 ,園區裡面的人不多,我們到的時候,停車場一輛車都沒有。

園區旁邊是一個高爾夫球場。

正門。人煙稀少。

依照往例,總會有一片鋪滿石子的地,用來表現禪意。
但這片石子地,沒有立牌說明有什麼禪意。
想起在京都和萬、小妮子每到一間寺廟,總要很認真的東猜西猜:這到底是什麼禪意?現在想想,倒也充滿樂趣。

房子內部。
來之前,我也不很清楚這間紀念館的由來。
純粹就想來看看這間日式屋子。

這房子是建於1915年日本福井縣的木造民家,就這樣,從日本拆解之後,運送到台灣之後,再組裝起來。(浩大工程)

掛爐。在日劇和佐拉湖南老家見過。我很喜歡這種不佔空間,又能一家人圍著烤火的設計。

台灣冬天沒有冷到需要時時有火爐的地步。不過如果環境再惡化下去,我也想去訂一個來用用: )

房子的建造者:水上勉的父親 水上覺治

當時在日本把房子拆了運送到台灣之後,卻一直遲遲找不到重新建造的地方。

最後選定了淡水,這裡原本是高爾夫球洞。

因為房子所使用的工法,沒有一個台灣人會,於是從日本請來了兩位匠師 ,參與指導房子的修復。

牆壁中間是竹編的牆面。

竹編牆面再鋪上泥土(土牆)。
這塊看起來被燻成灰褐色的牆,就是當年住在屋子裡的人,在廚房裡烹煮燻出來的成果。

 

我喜歡淡水:古樸,有人情味,很容易就能看見山、靠近海,生活中當然會有一些不便的時候,但我在淡水居住的日子,總是期待多過煩躁的。

也許這會是我在台北居住七年後,會開始讓我有家的感覺的地方。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91 ℃

淡水居‧一滴水 有 4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