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瀾‧考古與伯揚咖啡

這次暑假到花蓮,託的福,可以到考古工作室拜訪。
本來是可以到現場看遺址挖掘 ,但改期了。
不過能到工作室拜訪,已經非常開心。
照片中是修復中的陶罐。 

這批文物多是日治時期的。
當天是溫老師幫我們導覽(中途去接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電話,可惜啊~~)
溫老師在辦公室裡,就著一臺電腦,耐心的為我們解說。
主要為我們說明遺址挖掘現場的工作情形。

當時候大學選填歷史系,有很大一部分是對考古懷抱某種浪漫的想像。
那一天進到工作室時,感覺當年的熱血,好像還在奔流。
我像個學生一般聽溫老師講解,問了他許多問題。
他也經常以提問的方式,讓我們思考。
上面這些容器,是同一個地方出土的,溫老師問:為什麼同一個地方出土的文物,樣式和材質差這麼多?
我猜想是不是不同階級的人使用的容器?

將~將~將~將~
我完全答錯了!答案是:當時候已經有以物易物的習慣,會跟不同聚落的人交換物品。

看著這一塊塊石頭,我忍不住摸了好幾下。
人類開始使用石器, 從敲打到琢磨,那是花上了多麼長一段時間,從一塊石頭,都能想像勾畫出當時的生活圖像。

兩位阿姨正在整理文物,幫文物分門別類。
大學時也修過考古學的課,只記得在昏暗的視聽教室裡,看著一張張投影片,我對考古學的熱情與想像,至此完全破滅。
現在想想,老師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授課內容也很豐富。到底是什麼樣的想像,無法支撐我度過那在教室裡的一整年課程?

文物的身分證。
我平常非常厭煩瑣碎的工作,但是我好羨慕照片上的兩位阿姨,可以親手幫文物分類,雖然看起來是如此反覆的動作。

溫老師說,目前台灣能做文物修復的人,不超過二十個人。班上孩子的媽媽,就是修復陶罐的專業人士,我問她,以前唸的是什麼科系呢?孩子的媽媽說跟考古毫無相關的科系,但曾經跟著一個老師學習過一段時間,這個老師也曾經教導過幾個學生,但不是每個人最後都會從事這個工作。

好玩的是,這位媽媽說從以前她就很喜歡玩拼圖,可以一個人拼上千片的圖。現在,她也還在玩拼圖,只是拼的是沉積幾百幾千年的文物。孩子介紹起自己的媽媽時說:媽媽是拼陶罐的。

結束工作室之旅,來到將軍府。
將軍府展的主要是日治時期的文物。

溫老師講解時提到,很多豐富的文物,其實是從垃圾堆中出土的。
想想也是,我們所有生活中的各種物品,不管願不願意,最終都成了垃圾。那當年被棄置的,成為現時的人們,重建當年文化的重要依據。

考古沿著時間往回走,走的越遠,越令人好奇。那土裡埋的,哪裡還有將相與平民的差別呢?
我對軌跡特別著迷,一個作家的文字風格是如何形成的?一座城市又是如何涵養出一個令我喜愛的作家?我喜歡沿著軌跡,先是閱讀完這位作家的所有作品,接著渴望到他所在的城市旅行。
考古也是另外一種令人著迷的軌跡吧!

將軍府大門看出去的民居。

我特別喜歡這一落一落的院子。陽光正好。

下午原本預計要去林田山,但一場雨,把我們困住了40分鐘,時間也被拖晚了,決定到吉安的伯揚咖啡店,喝咖啡。

老闆正在煮咖啡。
好像所有美好的食物背後都會有一則傳奇。
老闆原本是經營餐飲店,後來開始學習煮咖啡及一切與咖啡相關的知識時,邊經營本業,邊開夜車到苗栗取經。
當時餐飲業的月收入已有20萬,但為了更專心於自己喜愛的咖啡,捨棄了高薪的本業,回到故鄉開起咖啡店。

這家店開在吉安,而且是在一個容易迷路的巷弄裡 ,那是因為老闆的老家就在咖啡店隔壁,開在這裡,減少了在市區房租的成本,也就無需為了經濟上的壓力有任何妥協。

我沒有很刁的舌頭,更沒有品嘗咖啡的能力。唯一派的上用場的就只有我的心悸。
我問老闆:怎麼樣的咖啡是好咖啡呢?
老闆說:好的咖啡,熱的時候、溫的時候和冷掉的時候喝,都很好喝,而且會有不同的味道。
後來,我喝了點的咖啡,第一次見識到,咖啡不同溫度時的不同味道,太太太神奇了~~~。熱的時候有種水果香,等到溫的時候喝,水果香漸退,有種非常天然的甘甜。

這是我點的拿鐵咖啡。我喝下第一口的時候,以為加了糖。
後來的朋友 (也就是店員)過來跟我們開示咖啡的入門知識時,告訴我們,老闆堅持他的咖啡不能加糖。我以為的甜,是咖啡本身的味道。

我還學到的了一個小知識,原來義式咖啡跟義大利無關,義式咖啡指的是多種咖啡豆混合後煮出來的咖啡。我的拿鐵咖啡就是義式咖啡加上奶泡而成。因為這種加上奶泡的作法,會使得咖啡的味道受到影響,因此他們也就不會只選用單一咖啡豆加上奶泡。

單品咖啡是用來品嘗出那漸次改變的味道與口感的。

為什麼拍下這張快要喝完的咖啡呢?
也是在的朋友介紹後,我們才知道, 原來上面的拉花圖案,如果做的好,能在喝的過程中不會變形,也不會消散。這不僅牽涉到拉花的技術,還與咖啡豆萃取的過程有關。

下次喝咖啡,不要再急忙的把拉花的圖案攪散了。

老闆希望來到店裡的客人,都是真正為了品嘗咖啡而來,所以不能在店裡使用電腦、不能上網喔!

一家堅持不用糖,也不能上網的咖啡店,果然是需要沒有經濟壓力才能守的住的堅持啊!

很開心的一天。謝謝考古媽媽、謝謝溫老師。謝謝伯揚咖啡的老闆與的朋友。謝謝前一天跟我一起惡補史前文化的(哈),還有那一場雨。

伯揚咖啡:花蓮縣吉安鄉永興七街72號。
(實驗證明:喝完咖啡後,我完全沒有心悸失眠的現象)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02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