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濟群生錄

「我,誠願意以多年閱讀、寫作的一點點信用,賭徒似的全數押在張萬康。他較之於同世代作家的獨特性格外,顯得奇花異草似的珍稀。他作品本身的豐富多義和大量多樣有趣的實驗、練功,如何談論都必定掛一漏萬並侷限了它們。」─朱天心

這是我對《道濟群生錄》的第一印象。
因著對朱天心的好感, 於是好奇著是什麼樣的作品,讓她願意把寫作信用全壓上了?

我當然很明白,現下許多書上面掛的推薦文,恐怕都不是推薦人自己寫的。

看過幾篇朱天心寫的推薦文,經常寫的比「書」本身好看。她為雷倩(擊壤歌裡的喬)如經世致用的書《帶劍江湖》所寫的序,都是我十分願意一再翻看的。(其實,當時是為了朱天心所寫的序,買下了這本書)

將近一個月前,竟然在王貫英圖書館借到了《道濟群生錄》。

一直到今天,終於把書看完了,好看的書,總是讓人捨不得看到最後一頁。

關於文本的分析,朱嘉漢花了16頁寫的非常詳盡,在小說的附錄中。

這本小說的內容,原本是張萬康在部落格上連載的,寫的是他父親生病後就醫的種種,以章回小說的方式鋪陳,寫到第九回,作者的父親過世了,最後完成的小說共20回。

因為是在網路上連載,文中經常有和讀者互動的語言。
又也許是在網路上連載的關係,文中有許多極其瑣碎、口語話到甚至是低俗的語言,竟也成了小說中十分精彩的血肉。
每一章回的回目常讓我看的忍不住笑:
意難忘雙J戀飲恨  鬼打牆三僧侶挾持」 (第14回)

這麼插科打諢所描述的,是十分沉重的生死難關,當我知道這是作者以小說的方式寫下正在發生的事情時,覺得這真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人在難過悲傷憤怒沮喪的時候,時間都不夠拿來面對和消化情緒時,怎麼還能保持距離,兼顧創作的美學呢?

除了章回的方式、隨手捻來幽默的文字風格吸引我之外,小說裡虛實交錯的場面安排,是最讓我折服的。一部以父親患病的小說,對醫院、病床、藥物、醫生護士的描述是很正常的,但張萬康在奔波往返醫院家中的情節描述之外,還有保生大帝、判官和藥師佛對該不該領回張父的辯論。

甚至還有張萬康與祂們的爭執:
就在這時,鬼師爺將雙手跳開鍵盤,從打字記錄中猛掉過頭,對判官焦急道:「大人千萬明察!」
旋朝張萬康道:「你他媽這是緩兵之計!」
萬康悲憤道:「我緩你老母!你們要帶他(張父)走得了,我能攔得了你們什麼!你們有權有勢,我們只是草民黎民、小老百姓一個。」
鬼師爺斥道:「含血噴人!這不是拿權勢壓你喔我說!咱們只是公事公辦。」
萬康道:「家父要跟你們抗爭到底,你們有本事帶走他!竟還來求我!無能!可恥!」
判官不爽道:「張萬康,那我這可就把你老爸拉走囉?」
張萬康凜然道:「判官大人,咱與你是各為其主,你作你的官,要抓來抓,死了我不怨你了,可我當我爸的兒子,他想戰,我奉陪到底。」(P35)

 閱讀如同飲食,各人有各人的脾胃和偏好,這是一本我願意再看一次的書。

《道濟群生錄》,張萬康,麥田出版社,2011年6月1日。

本篇發表於 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95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