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二階‧分裂之後

一放婚假的週末(11/4~11/6),先到關渡上了三天的奇蹟二階課程。

我不是個特別愛哭或容易流淚的人,更不習慣在陌生人面前哭,
那三天的課程卻讓我留了非常多的眼淚, 活動中沒有一個我夠熟識的朋友。

課程主要是shuming主講,其中有很多的冥想,間或穿插活動性質的課程。
幾個活動讓我印象深刻。

之一:「我是…我也是」的練習
寫下五個自己的特質,再寫下這五個特質的相反特質。我寫下的特質是:
我是負責任的/我是不負責任的
我是有主見的/我是沒有主見的
我是有效率的/我是沒有效率的
我是講求公平的/我是不要公平的
我是講理的/我是不講道理的
寫完後,先把左邊的唸過一遍,再把右邊的唸過一遍。
當我唸到「我是不負責任的」,感覺非常扭捏,渾身不自在,不負責任?
怎麼可能,就是因為有太多接近強迫症式的責任感,讓我感到十分疲憊。
我總覺得世界上「不負責任」的人在拖累著別人,於是我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成為這種人。
當這種自我要求轉為審視別人的眼光,自然不會寬容到哪裡去。
於是,「不負責任」的人總是輕易能使我憤怒,
我也總是能找到合情合理的說詞去指責批判這些人。
也許,我從來無法接受自己有一天成為不負責任的人,
也許,我無法面對自己也曾經在某些事情上「不負責任」過,
我恐懼自己被指責被批判,於是我選擇杜絕這一切的可能,
而這所謂的負責任也為我贏得許多讚美與肯定。
從此我讓不負責任在別人身上演繹,自己完美的與這令人嫌物的特質切割,
好讓我不用再轉向自己。
是的,這的確是最簡便最容易使自己表面上獲益的方法,
但也因此在面對生命中那些不負責任的人出現時,只能憤怒,最後也只能攤手

講義中寫道:為了保全自己的獨特性,最好的辦法便是建立特殊關係,不論是愛的關係或是恨的關係,都是為了鞏固我們的自衛系統。我們為對方設定角色、任務以及他的存在意義與價值,使得對方註定會辜負我們的期待,如此,我們才好把生存的恐懼、痛苦都歸咎於對方身上。

———————————————————————————————

之二:看見弟兄的純潔無罪。
這是一個完全不需要說話,只需要在場地裡不斷移動的活動。
移動時,找到一個人,看著對方的眼睛,用心告訴對方,你是純潔無罪的。
停留幾秒後,再走向下一個人。
這是一種非常專注的看,不透過語言,卻能感受到內心強大力量的流動
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少只是看著一個人的眼睛,卻什麼話都不說。
親密伴侶之間還有可能,和親人朋友之間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開始我還有點怯生生的怕,
後來我卻在那個「看」當中體會到奇蹟課程不斷反覆強調的「一體性」。
看對方的同時,其實也在看向自己的內心,
眼淚竟然就啪啪啪的流下來,無聲無息的。
生活中有太多等著被決定的事,太多等著下判斷後去處理的事,哪一個更好?哪一個更快?哪一個更周全妥當?哪一個最沒有爭議?
我怎麼有間隙去容納「不判斷」的時刻?
於是所有來到我面前的事情和人,都得被急著分類,分裂也由此呈現了。

那種人與人之間沒有界線的感覺,竟如此美好。
當我能用心對別人說出你是純潔無罪的,那也是在對我自己的自性說話。

———————————————————————————————

之三:漫行
進行之前,所有的人圍站在場地四周成一個矩形,選定自己在其它三面所要停留的點,開始之後,從自己所在的點,慢慢移動到其他三個點,最後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
活動進行過程沒有交談,用非常非常慢的步伐移動,也許被別人檔去前路了,但不必開口說借過,也許檔到別人的去路了,也無須道歉。
活動進行前,shuming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讓我們慢慢走,
天啊!半個小時走完大概四間教室大小的場地,這時間也太冗長了吧
依我平常走路的速度,這樣的距離,大概兩分鐘就能走完,
如果趕著接電話或印東西,30秒就能跑完。
shuming提醒我們,不要用大腦走路,放下念頭,用心慢慢走。

開始走之後,當我一意識到檔到別人的路,會不自覺的想讓路,也許停下來,也許快步向前,後來,提醒自己要放輕鬆,就能依循自己非常慢的步伐漫行了。
有人從我身後走過,有人和我交錯而過,有人和我正面交會。
但最後,我們都走上自己的路,在這個矩形裡,是真實人生的縮影,
以前常聽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能理解也能接受,
卻沒有如此真實的體會過。
走著走著,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沒有人是衝著你來的。
大家只是在各自面對自己的功課 ,就算人生有所交集了,並沒有誰要去負擔誰的問題。

當我到第二個定點稍作停留時,看著眼前一百多個人在矩形裡漫行,有些路是我剛剛走過的,有些路是我等一下會走過的,這是第二次在課程裡強烈感受到「一體性」,明白了傷害為什麼是不可能的,發自內心的喜悅,最後我笑了。

———————————————————————————————

之四:放下魔戒
課程第一天,小組長發給我們戒指,要我們帶著,最後一天,也是最後一個活動,要到台上取下魔戒,解除跟小我的秘密協定 。
開始之前,shuming帶我們做了一個冥想,再一次去觀看自己與小我的秘密協定。
我與小我的秘密協定就是判斷。
取下魔戒,我說我希望自己不再依靠小我,熱衷於判斷,
我也一併取下判斷帶給我的價值感。

這個活動到目前,對我的生活一直產生作用。
讓我對判斷保持更高的警醒。

——————————————————————————————–

在放婚假去旅行前,我拋下佐拉,一個人去參加流了如此多眼淚的課程。
我的生命中從此多了一個陪伴我一路前行的山姆─佐拉
我想,奇蹟二階是上天給我們這段關係最好的祝福。

課程最後,小組長讓我們抽了兩張卡片,我很喜歡我抽到的祝福卡
愛不是學習來的。它的意義就在自身之內。
當你能夠認清它所不是的一切,學習就結束了。
《奇蹟課程T-18 IX.12:1-5.368》

本篇發表於 奇蹟課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16 ℃

奇蹟二階‧分裂之後 有 2 則回應

  1. 小咬雯 說道:

    小花
    夜半被惡夢驚醒
    又是一個失眠的夜晚
    白日小我擅行
    當我獨自面對自己
    竟感到悽涼蒼惶

    我想我也要拿下我的魔戒
    那就是偽裝

    我要對自己誠實

  2. rewolf 說道:

    小咬雯:取下你的魔戒吧!你會看到一個毫無所缺的自己。對自己誠實的同時,也要給自己足夠的溫暖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