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阮的手‧11/18上映

昨天和佐拉去國家電影資料館看【牽阮的手】試映

導演是曾經拍過【無米樂】的莊益增和顏蘭權
電影播放中,不斷有人在抽衛生紙和擤鼻涕的聲音
故事是以1960年代田朝明醫師和他的太太田孟淑的感情故事做為敘述主軸
當年田孟淑與田朝明相距17歲,又是台灣人最忌諱的同姓,感情受到百般阻饒
最後田孟淑選擇和田朝明私奔

如果,這只是愛情故事,我不會濕了好幾回眼眶
當年的田朝明,不僅行醫,也主張台灣應該獨立
更和田孟淑費盡許多心力 搭救關在獄中的政治犯
田朝明在集會的現場說:
許多人都被關了,我現在還站在這裡講話,那是因為我做得還不夠,所以還沒被關起來……
其實,在田家孩子還小的時候,就因為田朝明的言論過激,致使工作遭到刁難,輾轉流離,最後才自己開了一間小診所,行醫維生。

當年,田朝明和田孟淑也經常到獄中探監
田媽媽曾經一次包好600顆粽子,溫暖了那些思鄉的獄中人
(民進黨內稱田孟淑為田媽媽)

電影中讓我最不忍的是林宅血案和鄭南榕自焚的片段。
這些雖然早已熟稔的事件,但看到當年葉菊蘭泣訴的畫面,仍讓我感到震驚
鄭南榕在家自囚時,就準備好三桶汽油在床底下,
他說:「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
所以一但國民黨決定逮捕他,他就要自焚 。
他的太太葉菊蘭知道此事,痛苦絕望,她告訴田孟淑這件事,葉菊蘭說她不能搬走那三箱汽油桶,如果她這麼做,鄭南榕會恨她一輩子。
自囚的第71天,國民黨政府選擇攻堅,鄭南榕在自家自焚。
歷史照片中, 鄭南榕焦黑難辨的容顏,還有手部彷彿擺動掙扎的姿勢
我不能想像,他的小女兒怎麼接受爸爸在自己點燃的熊熊烈火中死去
葉菊蘭在鄭南榕死後的記者會上說:
我非常非常愛鄭南榕,可是他愛的不只是太太和女兒,他還愛這塊土地,他還是一個外省人……

試映會結束,有人問導演如何從龐大的史料中去篩選
導演說這的確是非常困難的事,這部片整整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完成
礙於電影的時間限制,許多故事沒有辦法細膩的說

我想起我所受的教育,
國小、國中、一路到高中,
教科書講到台灣的頁數,永遠只有那麼十分之一不到,
裡面沒有228,也沒有白色恐怖,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十大建設(還被要求要背下來)
這部導演花了五年時間才完成的紀錄片, 這麼多的史料
當時都進不了教科書裡
很長一段時間,我被洗腦洗的很徹底

我沒有忠誠的黨派認同,也不是一個憤怒的青年(喔,是中年)
但這幾年,我問自己:你是怎麼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
我發現,自己是在離開學校教育之後,才慢慢清醒過來的

現在台灣已經改革開放了,
許多史料也被公開了,
我有多少能力告訴孩子們,關於台灣這塊土地過去苦難的歷史?
難道他們也要離開學校以後,才認識自己生長的地方?

大學時台灣史研究正熱 ,我有種奇怪的傾向
那種熱到極致的東西,我反而容易冷感。
加上當時台灣史的老師,實在把台灣史教的太~無~聊~了(好吧,這是託詞)
當時應該多花點心力讀台灣史,而不是任性的抵制流行。

如果你也有興趣了解那一段的台灣歷史(當然不可能是全面的)
那麼11/18就買票進戲院吧!
導演說,戲院會先上映一個禮拜, 但如果票房不好,一個禮拜就會下檔。
一部拍得再精采的紀錄片如果沒有人看,那記錄的價值就可惜了。

【牽阮的手】獲獎記錄:
1.  2010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台灣獎首獎
2.  2010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獎入圍、2010女性影展閉幕片
3.  2010南方影展 不分類首獎、觀眾票選獎
4.  2011 東京國際女性影展邀映

本篇發表於 電影。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612 ℃

牽阮的手‧11/18上映 有 6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