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人是怎樣

上個周末去了花蓮。(過了照片上這條隧道,就是砂卡噹步道)

這是這三年內,第三次去花蓮。這一次從花蓮回來,有了很想在那裡生活的想法。到現在,都有種回不了神的感覺

星期五到的晚上,之騎車來接我。

久違的花蓮,竟讓我感到十分熟悉。

之前兩次來花蓮,是十足的觀光客,這次來花蓮,是來找剛來花蓮工作的之。所以沒有把行程排滿,住的是之在花蓮的租屋,在台北要價超過12000元的套房,在花蓮只要七千多,打開窗,就能看見遠遠的山。

我當然知道在台北付出高額的房租,是有很多連帶的豐厚的附加價值。只是,我真的想要一直在這裡生活嗎?

我知道台北做為一塊人口密度過高的土地,就像一個快要不堪負荷的母親,當人們在這裡汲取養分之後,許多人最後選擇離去。這麼些年來,我適應了在台北,只要在周末出門,沒有哪裡不擁擠的,但適應了的事情,不表示能喜歡上。

我和之走在砂卡噹步道上,旁邊溪流的水,真是這種不可思議的土耳其藍,上次見到,是在花蓮的慕谷慕魚。

這裡有太魯閣族人種的山蘇,有原住民爸爸在做手工藝品,還有眼睛皎潔慧黠的原住民小孩大聲的喊:有蛇喔!

這家咖啡館就在之的住處樓下。(伯揚咖啡)

之說:花蓮很多咖啡館,七點就關門了。

七點?不會吧!這不是吃完晚餐才開始要點杯咖啡,好好聊天的時間嗎?我有點不敢相信,覺得應該是偶爾有事才這麼早關門。

星期六從砂卡噹步道回來,我們走進了這家咖啡館,我忍不住問老闆,為什麼七點就關門呢?正一邊煮咖啡一邊跟我們閒聊的老闆說:下班陪小孩ㄚ!

陪小孩?這不是在遙遠的國度德國或荷蘭才會聽到的答案嗎?我還依稀記得台灣的經濟奇蹟,是一群人拼命工作換來的。現在有一個台灣人,一個作服務業的台灣人,跟我說七點下班要陪小孩,我跟老闆說:你真是我們老師最愛的家長。

老闆說賺那麼多錢做什麼呢?陪小孩比較重要。

後來老闆娘帶著小孩進來店裡,三歲多的小女孩一直說:我要卡布!原來她要爸爸泡一杯卡布奇諾給她喝。小女孩捧著爸爸打好的奶泡,灑著巧克力粉。老闆說只要他回家遲了,女兒就會打電話來店裡,催爸爸趕快回家。

我對茶多少還能分辨好壞。

對咖啡則是一點鑑賞力都沒有。唯一可拿來辨識的是我的心跳,只要喝到品質不夠好的咖啡,我就會心悸半個小時以上,嚴重者,還會伴隨手部微微顫抖。

我在店裡點了這杯拿鐵咖啡,很好,完全沒有心悸的現象。(至今能通過我心悸檢驗的咖啡不超過三種)

喝完咖啡,我陪之到市區買文具用品,老闆提醒之:星期天我們不開門喔!因為要陪小的玩,陪老的逛街!

花蓮人是怎樣,怎麼都這麼愛家啊!

如果生活忙碌到再也沒有餘裕擁有品質,不能從容的陪伴家人,總是要在時間裡掐出一點時間,才能看一場電影,和朋友吃個飯,或者讀完一段永遠有查不完單字的英文,這樣,我真的開心嗎?

我想著改變的可能。

不能再有理由與藉口。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410 ℃

花蓮人是怎樣 有 6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