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木橋‧農忙時

雖然說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家都在鄉下。但我卻沒有過過真正的農村生活。

7月10日到楓木橋,後天離開。我在這個農村生活了一個月。
在農村裡,騎車不用五分鐘,就能看見這樣的池塘,用來灌溉。

池塘二。

 

滿是荷花的池塘。

這原本也是用來灌溉的池塘,佐拉說,長了荷花,這池塘等於是失去作用了。我第一次看到時還驚呼:哇!好漂亮啊!

滿是荷花的池塘二。

記得某年到台南白河看蓮花季。我覺得這裡的荷花也足以作觀光用了。但在農村,這瘋長的荷花真不是一件好事。(前文提過,大陸許多觀光景點的確都是用荷花造景的)

這季節,是農忙時期。插秧的人們。

有人在收割。

累了,大伙坐下來休息。

炊煙裊裊呀!但那不是炊煙,那是收割完,焚燒田地的煙。

這是佐拉家門口的視野。

佐家門口二。

因為稻作有一期、兩期的差別,田裡有剛插好秧的、有已經結滿稻穗的,所以就有了這種深淺不一的顏色。我覺得特別好看。

佐家門口三。有的田地收割後,又重新插上秧苗,長成了一致的綠。

佐家門口四。

今年二月,冬日裡的暖陽,這應該是日出。

佐家門口五。

佐家門前。(以上三張冬天裡的雪景,應該都是佐拉的哥哥所拍攝)

當夏天熱的一身汗時,很難回憶起冬天裡積的厚厚的雪,多麼寸步難行。那曾經經歷過的,隔了一個秋天或春天,都能徹底的忘記。那麼,那些還等著實現的承諾呢?那些信誓旦旦的「我一定要……」呢?這恐怕比上一個冬天的溫度,更難被記憶吧。

所以不斷重複著相同的痛苦。所以總是小人般的恆立志。

在農村生活,有許多的不方便,或者我的體質已經適應了城市。(悲)
當下的不適與接連而來的煩燥,靜下來後,一切都是好的,那麼清楚的看見自己,以前的信誓旦旦啊!原來是這般脆弱。

本篇發表於 佐太太手札。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712 ℃

楓木橋‧農忙時 有 4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