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故居南岳七百里

8/2~8/4這三天,佐拉的哥哥回老家,開著車帶我們去耒陽見叔叔。還去了許多地方。

第一站:劉少奇故居。

這銅像高7.1米,有兩層象徵意義: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的生日,另一個是劉少奇享年71歲。(十分用心計較啊)

到故居之前,穿過這段林蔭夾道的路。這看起來多麼常見普通的景色,但如果你來自大陸四大火爐之一~~長沙,就會知道走在這片陰涼之中是多麼幸福。四大火爐是我聽佐拉的一個朋友說的,上個禮拜,長沙天天最高溫都徘徊在37~39度之間。雖然佐拉老家不在長沙,但也是高溫不下。(臺灣新聞都能看到湖南旱災的新聞)

終於到了。裡面展示著當年劉少奇一家人生活起居的樣貌,早年農耕的器具也保留的很完整,那也是佐爸爸早年生活經驗的一部份,所以他為我們做了許多解說。

接下來,我一張照片也沒拍,因為入口處寫著:禁止攝影。天啊!我第一次在大陸旅行碰到這種告示,在博物館、美術館…..我從來沒看過這種提醒,一開始,我還會一再確認:可以拍照嗎?後來我習慣了,好像沒有什麼不能拍的。

為了紀念我第一次看到「禁止攝影」,也為了某種應該遵守的潛意識道德感,我收起了我的相機。

那麼就拍一張入口處的樣子吧!這是劉少奇故居門口的池塘。裡面有很多荷花。

第一次在佐拉家的鄉村看到荷花池的時候很興奮。後來到了潙山密印寺看到荷花池,因為知道是為了造景,所以遷村而造,就失去許多興致了。到了劉少奇故居,又是荷花池,我猜想,這是他們標準化的造景風格。

當我們匆匆去了毛澤東故居一趟,又是荷花池,我更加肯定這是風景區的必備條件,省去我拍照的麻煩,也不禁吶喊:我現在是到了哪個風景區啊?(荷花開在哪都是一個樣)

隔天驅車前往南岳祝融峰。

前幾天跟小寶提到我去了南岳,小寶立刻說:是衡山嗎?我一驚,怎麼這麼熟呢?小寶說金庸的小說有提到呀!

祝融峰是南岳衡山的最高峰,高1302米,山路蜿蜒,會出現連續的髮夾彎,或180度轉彎後,再來一個60度上坡。後來佐爸爸問我:那天經過那些山路時,妳害怕嗎?我說不怕呀!這真是我經歷過最險的山路,但佐哥哥的開車技術太好了。(TAXI亞洲版應該考慮找他…)

從山腳下開到山頂,需要40分鐘,當時想,這山路,還要開40分鐘?!有這麼遠嗎?

真的有這麼遠。到了山頂,再走一段階梯。

祝融峰就在眼前。

 

祝融峰到了。

山頂的空氣,像一杯冷冽的好茶。

入山的時候已是傍晚。到山頂時正趕上夕陽,可惜不能多坐一會兒。

再看一眼祝融峰吧!

因為到的時間晚,幾乎沒有其他遊客,拍照不用等人、不用閃躲,還能不費力就聽見風的聲音。癡心妄想著在這裡搭一晚的帳篷,該有多好呀!

(這三天佐哥哥大概就開了七百公里路,大陸真的是太大大大大大….了,辛苦佐哥哥了!又,現在部落格的頁首放的全景照片,就是在祝融峰拍的。)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89 ℃

湘行‧故居南岳七百里 有 4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