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潙山密印寺

我沒有宗教信仰。如果要說,我是比較喜歡禪宗的。平常偶爾也看看聖嚴法師的書,曾經在內觀中心打坐過12天。

來密印寺,是因為喜歡古建築,上網查了一下,這座寺廟建於唐元和二年(公元八O七年),清朝時曾改門庭為臨濟宗,後復為潙仰宗。

這是主殿。周圍環繞著水池,我特別喜歡。

主殿之二。

但這建築,到底有百分之幾是唐朝時留下來的,真是不得而知。大陸曾經經歷過文革,很多古蹟被破壞殆盡,或經一再修復。因為年歲久遠,建材腐朽而重建的也不在少數。

主殿之三。

再說一下禪宗。我僅有的了解,有一派主張頓悟,師父會給你一個話頭,讓你去參透,如果靈光乍現,頓悟了,那這修行上的收穫是自己的,臨濟宗就是這個派別。另一派主張只管打坐,心無旁騖的,觀照自己的內心,聖嚴法師提倡的默照禪屬於這個派別。

話頭禪有很多著名的公案,很有意思。但對我而言,禪坐,能更加清澈看見自己,體會無常。

主殿之四。

這裡曾經是臨濟宗的門庭,我們在主殿旁看到了一間選佛寺,我對這個名詞感到不解。解說牌上寫著,這是一個打坐的地方,他們認為透過禪修頓悟的人,如同被佛所選。我對這種說法還是感到彆扭,每個人心中都是有佛的,那是你最初始的靈性,從來就沒有消失過,頂多是被遮蓋了。為什麼會存在「被選」的情況呢?

主殿之五。倒影。

 

從主殿往外看。

 

進密印寺那天是週四。疏疏落落的遊客,很寧靜。雖說香火鼎盛才能顯現神蹟,但寺廟裡的古樸,常常在熙攘的祈願人群裡,讓人聲給淹沒了。

這口井是早年寺廟初建時,因為缺水,所伴隨相生的一個故事。舉凡這種有點歷史的地方,都很容易有故事可說。大抵以人性善良的一面作為鋪陳,多少跟生活的困乏欠缺有關,一根柺杖就能鑿地使水噴湧而出。

在臺灣很少看到井了,在大陸,倒是喝了不少井水。

這些瓦片,是寺廟整修時用的,由捐款者認養瓦片,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心願,我覺得這樣還蠻有創意的,等到以後寺廟建好了,這些人就會帶著自己的親人朋友,指著屋頂說:這其中有一片瓦是我捐的,還有我寫的字呢!

臺灣很多機構須要募款,我覺得常常是捐錢的人,覺得和被捐助者沒有關聯,頂多是在刊物上出現自己的名字和金額。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這是萬佛殿。壁上鑲嵌了12988尊佛,只有一尊是純金佛像,據說能一次指出這尊純金佛像的,能五福加身。本來想找佐拉一起玩,看看誰能找出來這尊純金佛像,但他回了我一句話,讓我滿天烏鴉飛,於是作罷。(唉,不該輕易找火星人玩遊戲)

在大門口拍了幾張,但天色灰暗,十分模糊。就放一張寺裡的扁額吧!這塊扁額是唐宣宗御賜的。(納悶啊納悶,這也太新穎了吧?!)

 

這是在密印寺門外的小溪流。

我們剛到門口時,佐拉喃喃的說:以前的房子怎麼都不見了?

在這個溪流兩旁,本來有很多傳統民居,佐拉幾年前來的時候,還曾經花了五塊錢人民幣住過一晚。他顯得很失落,好像童年的百寶盒丟了,他說他不想進去密印寺了,他說我如果要進去,就一個人去吧!

對於發展觀光,改變了原本當地聚落的生活狀態,佐拉說了一個很巧妙的比喻,來形容這個令他傷心的畫面。(我不好在這裡說。)  我說:好吧!我自己一個人進去看看吧!

觀光區周邊,掛滿了這樣的布條。這拆遷,不是一間房、一排屋子,而是一整個集鎮。對比於千島湖、三峽大壩,這只是一個多麼小的工程啊!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在進到密印寺前,就能看見民居屋裡的炊煙、能聞到當地著名的潙山毛尖茶香,能看見農家院子裡曬著茶葉,雖然我無法走一遍當時唐朝的街道,但至少讓我看看當地人的生活。但最後這些都變成了一池池的荷花,造景的荷花。

(最後佐拉還是跟我一起進密印寺了,事實上,我覺得一個人進去也很好,走在寧靜的寺廟裡,我很喜歡一個人的。哈!另,潙山茶葉的甘甜令我驚豔,我不懂品茗,但什麼叫入口的甘甜,我終於明白了,第一次喝茶,喝到想吃掉茶葉呢!)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1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