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隙

有時候,當你以為一切順遂時,其實是問題潛藏著。這不是杞人憂天的恐慌,是願意毫不掩飾的坦承後,才會看到的真相。

當生活被忙錄與瑣碎層層包圍後,我們心安理得的處理瑣碎。這瑣碎足以列成一張長長的清單,兩天兩夜也安頓不了。

有時候當忙碌到一點縫隙都沒有的時候,人會變得很理智,因為再也沒有空間容納一點點的混亂。因為再有一點差錯,就會立刻爆炸開來,裂成碎片。所謂的井然有條,也許是這種恐怖之下的平衡,不是一切受到控制,是再差一步,就會完全失去控制了。

在佐拉老家,一個農村地方,生活快兩個禮拜了。再也沒有鎖碎與忙碌作為藉口。告別娑婆,一個看了N遍的書,怎麼在這裡重看時,有種「我真的看過這本書」的感覺呢?

以前覺得沒有疑問的地方,通通成了問題。然後,我有時間反覆詢問自己:你覺得呢?

農村裡有蟬鳴、雞啼、炎夏的熱風呼呼吹著。

我得不到答案。所以寫信給好久不見的shuming。

———————————————————————

這陣子因為放暑假,把告別娑婆重看了一次,也許是靜下心來,也許是自己的一些狀況,對書中所寫的內容,有了一些疑問。

書中寫:小我的本質是恨。這種仇恨心態會透過千百種不同的形式呈現於人間,它可能單純到你對政敵的不滿,也可能是公司裡找你麻煩的同事,或是對你從沒有好話可說的家人,甚至是威脅到你生命安全的任何處境。(p212)

看到這段話,我想起好像之前讀書會時妳提過有一個喇嘛,他說他面對敵人時,最害怕的是失去對他們的慈悲心。我曾經看過某次達賴喇嘛的專訪,他講到他的父母時,難掩激動的流淚了,他想起他的故鄉,他過著流亡的生活,並感到其中的痛苦。

如果上面摘錄告別娑婆那段文字所寫的,小我的本質是恨,並引出人世間的種種,那麼這些已經如此慈悲的喇嘛,是否還存在著小我的恨呢?

這樣的想法的確讓我感到某種沮喪。我看過許多達賴喇嘛的書與訪問,我能感到他心裡安定的力量,但流亡這件事,不能再見到父母這件事,不能重回故鄉這件事,通通與小我、身體有關,一個修行如此之久的人,還是落淚了。(我並無苛責他的意思)。只是感到心靈的鍛鍊,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

shuming給我的回信裡,代我詢問了聖靈。

 這個問題很好, 我不獨自答覆, 故代妳詢問了一下聖靈, 祂的回覆是;

T-17 柒. 信心的必要
請先參考一下
小我若不在, 一切都成了愛

小我並不真的存在
故所有弟兄表現出傷感恐懼哭泣, 並不是真的, 不必當真
如果有一些感受與想法, 都是我們內在的東西 , 藉由此情境被我看到此錯誤

而所有錯誤, 都是為了寬恕 所有的修正, 也只有寬恕(重新選擇用慧見認出–它不是真的)

就是因為我們彼此還有待寬恕的部分, 才需要不斷的儆醒與修練
所以所有修行人也是與我們一樣, 仍有些部份仍有待寬恕直到回家為止
寬恕了弟兄就正等於寬恕了自己(自己內在仍有類似的用心)

———————————————————————-

這是一個多麼好的提醒,對我而言。
在閒暇的空隙之間,有問題是一件多麼好的事。

本篇發表於 奇蹟課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435 ℃

閒隙 有 4 則回應

  1. 小咬雯 說道:

    如果有一些感受與想法, 都是我們內在的東西 ,

    藉由此情境被我看到此錯誤

    而所有錯誤, 都是為了寬恕

    所有的修正, 也只有寬恕(重新選擇用慧見認出–它不是真的)

    我很喜歡這段話

  2. rewolf 說道:

    小咬雯:是的,我也喜歡這段話。也喜歡話裡沒有指責與好為人師。所有內在的東西,會轉成外在的每一個細節,近日頗有感觸。

  3. 阿停 說道:

    這幾日也恰好讀完了『老神再在』這本書
    是與神對話的台灣版
    當中也提及了聖靈與小我
    源於作者也參與過奇蹟課程
    這是我在台灣心靈課程好幾年中,比較少見過用的辭

    『原來小我的本質是恨』這句,恰好在我讀完書的次日
    在妳的blog中出現
    冥冥中有其意義
    有打通我任督二脈的fu
    謝謝花花每次都無私的分享文呵

    十月就會生產了
    許多的焦慮
    在這裡找得到平靜

  4. rewolf 說道:

    ㄚ停:一直很想找機會好好跟你說說奇蹟課程,但每次見面總是來去匆匆。我很開心妳能在這裡打通任督二脈,那是你的靈性看見了,聽見了。改天和佐拉再去你家找你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