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瑪蘭‧在隧道口之後

這是昨天宜蘭行天黑前的最後一站:東岳湧泉。

水冰涼冰涼的,一踩下去會尖叫的冷,看到這麼清澈見底的水,會忘記這塊土地上住了這麼多的人。這窪湧泉在鐵道下,我們在水裡玩,上面不時有長長的列車駛過,一個幾乎沒有遊客來的地方,一旁玩水的好像是當地人。很遺憾的是,呀,忘了帶大西瓜來泡在水裡冰來吃了。

一大早出門,還在颱風過境的暴風雨中。先在靠海的伯朗咖啡館小坐一會。就到香到爆的甕窯雞吃午餐(有三項專利的雞,果然好吃)。雨還在下,於是先到有室內場地的橘之鄉。

車子一開進來,咦!這地方好眼熟……有來過?沒來過?一直到喝了商家免費提供的溫熱金桔茶才想起來,啊~~~兩年多前來過。但這照片裡製作蜜餞的小房子,兩年多前應該是沒有的。

我對甜食、蜜餞實在沒什麼興趣。更別說是要自己動手做蜜餞了,但這一甕甕的蜜餞,艷麗的色澤,我還是很喜歡的。

遠遠的看,這些瓶瓶罐罐成了牆壁的底色。果實在罐子裡等待,原來製作蜜餞是要先鹽漬,再糖漬。

這台機器很可愛,是用來挑選果實的,太小的果實不好做成蜜餞,會早一步被挑出來。但我最好奇的是鹽漬之後的「針刺」過程,繞了他們製作蜜餞的工廠一圈,仍然沒有看到針刺的情形。(嘆~~~~)

做蜜餞的空間,隔壁是可以喝飲料 吃東西的小地方,畫在牆壁上的樹,來到這裡的人都輪著去拍照,等了好久,拍照的人走了,這位阿弟卻聊天聊的悠哉(這可不是修掉臉上一顆痣的工程那麼容易啊!)

在店裡拍照的人多,坐下來的人少。這一株株放在瓶子裡的植物很可愛,一瓶50元,我很好奇它能活多久,想到和植物相剋的我,還是忍住被可愛綁架的衝動,省下了50元。

這是鑑湖堂。據說這一個家族的人,出過很多文官武官。漢人畢竟還是覺得仕途順遂才是出人頭地的吧!祠堂裡掛的是列祖列宗的畫像,我一幅幅的看,除了生辰,就是任職的官名。如果有一家子的人,都能種出很好吃的米,也會蓋這樣一間祠堂,然後在上面畫出他們種出來的米粒嗎?

這是在祠堂附近的鴨寮,是給鴨子們住的地方喔。珊說,這是給人坐的船嗎?呵,裡面也許真有個腰間配刀的俠客,正在小憩呢!

下午玩過水,吃過富美海鮮後,一行人前往淡江大學宜蘭校區看夜景,一路的蜿蜒,這麼與世隔絕的地方,想著這裡的學生,過的是什麼樣的大學生活呢?如果不想上課,翹課了,能去哪裡呢?如果好不容易約到了喜歡的人,能在哪裡約會呢?夜景真的很美,沒有移動的車流,只有綿密的路燈,虛幻的讓人以為這是一夜城。

這是很久以前安排的出遊行程,一路延宕到六月底。也讓我在爆忙的期末,能夠稍稍換一口氣。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079 ℃

噶瑪蘭‧在隧道口之後 有 8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