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叫的一天

上個周末在陰雨綿綿的天氣裡,到了阿停家。

同學會?這個快要從江湖中消失的聚會,在桃園假性復活了。

好久沒有看到的,我這輩子最神經質的研究所同學們,可以讓人在鬱悶的天氣裡笑出一朵花來。世界上如果有一種友誼,是依靠真心,不用靠信用維持的,那就是我這群同學們了。(其實最沒信用的是我,說的斬釘截鐵的香帥芋泥蛋糕,只因為一場雨就作罷,但竟也沒有人再問起,讓我的良心完全沒有不安。而扮演進城探望子女的ㄕㄚ玄啊!你的辦桌菜真是救了一群饑民,實在太可口啦><)

好久沒見的大家,一一說起自己的近況。在坐的每一個人,在工作上都是十分認真的(不一定投入,也不一定有事業心),我說啊!這一群人如果能一起開一間公司,一定生意興隆。

席間,阿停和龜龜會突然的消失,然後又出現。為了照顧zina和寶B。

這兩個孩子讓我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天使。怎麼會有孩子,只要你在他面前裝哭裝難過,他就願意讓你抱了呢?這麼小的他們,這麼小的擁抱,我想他們是真心相信張開的雙手,可以收容這些邪惡大人的眼淚和難過吧!

忘了那一天爆笑過幾次。好像隨便一個芝麻綠豆或沒水準的事,都能笑的很誇張。

大家都很忙碌,有人進入新的工作領域,有人又有了小生命,有人剛剛換了公司,有人在原本的工作裡積極的嘆息著(阿火,不要摀起耳朵,就是在說人微言輕的我們啦!)。我想不管過了多少年,大家都還會是幸福的,溫暖而良善。

PS最後一張照片裡的小咬雯,拿錢來買照片吧!哈哈哈

本篇發表於 友人。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89 ℃

吱吱叫的一天 有 3 則回應

  1. ㄕㄚ玄 說道:

    如果每個人生命中都註定有一些功課或困境,這樣可以真心信賴的傾吐,開懷大笑,讓我不自覺的感到一些沉重的東西變輕了。(「吱吱叫」應該是種心理治療法吧!)
    那包菜可讓我的左手臂痠痛了兩天呀!

  2. 小咬雯 說道:

    啊~我想念大家!
    當你們展開第二次聚會趴的時刻
    此時我正在辦公室加班~

    還好有zina的照片陪我
    謝謝阿花
    對比有帕症的我而言
    你掌鏡的拿捏
    真可謂是大師級的了

    哈哈哈

  3. rewolf 說道:

    ㄕㄚ玄:大家的功課的確是花樣百出啊!話說那一天大家熱烈的討論你如何在紐西蘭經營台灣小吃,呵呵呵,不知道我們大家這樣出一隻嘴的結果,會不會哪一天真的成真呢!
    小咬雯:你的帕症真的不輕。我新的w530仍然無法治癒妳><

小咬雯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