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行過煤炭坝

煤炭坝

煤炭坝,一個有著煤礦,和有著許多礦工的地方。

和佐拉到鎮上時已經是傍晚,晚上和佐拉的同學吃過飯後,佐拉帶著爸爸和我在礦區裡漫步。已經暗下來的天色,四周只剩下輪廓,佐拉問我,有沒有興趣和礦區裡的勞工一起烤火,聽聽他們聊些什麼。

我說好啊!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最喜歡的,就是能坐在一旁,聽當地人聊天說話,感覺自己也在經歷那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天氣濕冷,地面還有水氣,我們走過蜿蜒的路,來到這間烤火室。

門一推開,我知道,我的打扮太突兀了,就算我臉上沒有怯生的表情,但就是個路過的人。裡面很暖和,一群人圍著中間的小火爐,爐上放著幾壺水,熱了可以泡腳洗臉。

我不是沒有看過勞工,但我看著眼前這群白天在礦坑裡工作的人,手上的一抹黑,臉上深邃的皺紋,見面的招呼就是遞上一根菸,晚上的閒散時間就是坐在這裡取暖,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有這麼多畫家,要以勞工為題材了。

煤炭坝

我被迎面而來幾乎像是爆炸般的生命力驚住了,那不過就是翹著二郎腿,抖掉手上的菸灰,或是兩手垂放在膝蓋上的動作啊!佐拉爸爸和他的朋友們說著湖南話,我一句也聽不懂,但我的眼睛卻莫名的溫熱濕潤了,當時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現在回想,那就像站在某一幅能使你震顫的畫或雕像前面,會突然落淚一樣。

佐拉低聲的說,他們正在談論台灣呢!我很願意跟他們聊聊天,但他們連對我露出好奇或觀察的神色都沒有,而我會說的湖南話只有:吃飯、好不好吃、大狗狗和小狗狗。

煤炭坝

雖然是滿屋子的煙味,但我很願意在那裡多坐一會兒。

佐拉一手牽著爸爸,一手牽著我說:多年以後,我想起這樣一手牽著你,一手牽著爸爸這樣走著,那會是什麼感覺呢?

我跟佐拉說,我很喜歡工廠分配給爸爸的那間小屋子,以後,我們就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吧。

本篇發表於 佐太太手札。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033 ℃

湘行‧行過煤炭坝 有 10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