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ing

 

 我跟佐拉結婚了。(昨天電話中聽到,感到震驚不已的ㄕㄚ玄說:等等,你可以再把這句話用慢一點的速度說一遍嗎?我又說了一遍我跟佐拉結婚了,ㄕㄚ玄說:天啊!跟我剛剛聽到的句子一模一樣耶!這是真的!….笑的我….)

今年一月我在對岸和佐拉完成結婚登記。從一開始,我們就說不要喜宴,不要一切社會性的儀式,佐拉在他的twitter上宣布我們要登記結婚的消息,請願意給我們祝福的朋友,寄來一只明信片即可。

他收到了來自大陸各省朋友的祝福,我一張張的看,覺得裡頭的隻字片語,勝過令我心生畏懼的喜宴。明信片很多,多到我攤開在桌面,用我新的廣角sony w530也拍不下。

中間最紅的那一張,彷如喜帖的卡片,是佐拉哥哥寄來的,裡面寫著「他闖進你的生活,佔據你的心防,無論你在何方,當她需要你,你就在她身旁」。在佐拉湖南家鄉那幾天,很感謝佐哥哥的親切招待。

裡頭有許多令人感到溫情滿滿的祝福,但這一張的稱謂,實在太逗趣可愛了,讓我笑了好久。因為不願意在網路上暴露真名,我曾跟佐拉戲稱自己從今而後就叫我「佐拉櫻桃子」吧!結果這位朋友如此認真的稱我佐拉櫻桃子「女士」,阿里嘎豆,你的祝福我收到了。

這位朋友則是一次寄來三封信,分別給佐拉、佐拉的妻子和佐拉的爸爸媽媽,裡頭除了祝福,還告訴我們婚姻中更需要的是互相包容的智慧。他給佐拉父母的卡片,我看了格外感動。

在大陸有一個說法,如果在沒有車子、房子的情況下結婚,這叫裸婚。我和佐拉沒有車子也沒有房子,但我們結婚了,這張明信片上寫著「偉大的裸婚,深深的祝福」。我想我們實現了對許多人來說遙不可及的夢想,雖然我們不叫它勇敢。

這位朋友說,願快樂的歌聲永遠伴你們同行。朋友問我,有了婚姻關係的差別是什麼,我想,那就是今後,我在哪裡,我去哪裡,都有了一個會牽掛著的人。

我和佐拉的故事,可以說上三天三夜。(準備好帳篷睡袋和零食了嗎)。若要認真的說起當時認識的源頭,那真要感謝台灣的公共電視,08年年底,那是我第一次在公共電視看到左拉,那是一個每天晚上七點播出的節目,叫〈有話好說〉,佐拉是那一天連線的來賓,那一集談的是關於08憲章,其中一位來賓是王丹,主持人問佐拉:你做這些事,你心裡難道沒有恐懼嗎?佐拉說:「我做的是對的事,我沒有恐懼」。今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當年就是因為起草08憲章而入獄。

當我聽完佐拉在電視上說:「我做的是對的事,我沒有恐懼」時,當下立刻覺得應該捐款或寫信去支持他。故事,就是這樣開始了…..(請收拾好帳篷睡袋和零食,細節容我當面再說吧)

圖片中的小布偶是一隻羊駝,在大陸叫「草泥馬」,是中國大陸網民對政府審查制度不滿的一種宣洩,其實也就是一句髒話的諧音。我很愛這隻羊駝,長的憨憨得很可愛,歪鼻子歪嘴巴的,可愛純白又無辜成為髒話代言人的草泥馬,就藉你作為我們捨棄社會儀社的裸婚見證吧!

明天就是情人節了,願所有身邊單身或已婚或有伴的親人朋友,平安‧喜悅。

備註:因為兩岸的婚姻手續較為繁複,因此我的身分證上的配偶欄仍是空白,但在大陸已經領有結婚證,許多手續還在進行,故名結婚ing。

本篇發表於 佐太太手札。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983 ℃

結婚ing 有 32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