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一再錯過的博物館

這次到大陸,沒有準備任何關於目的地的資料,或者隨身攜帶的旅行書,我對湖南的印象,模糊,模糊,模糊……唯一知道也極為感興趣的只有馬王堆博物館。

馬王堆文物放在湖南省博物館裡,沒有意識到去的那天是星期一,博物館休館。

隔天星期二,佐拉說市區裡還有一個漢簡博物館。

對於漢簡本身沒有多大興趣,但對於漢簡裡寫些什麼,還是有點興趣。這博物館的外觀小巧可愛,池水裡映照著竹林,還沒看到漢簡,人就先走在書裡了。結果,這個博物館星期二休館。

星期一沒去成湖南省博物館,我們到鄰近的烈士公園去晃了一圈。

那幾天還是冷,雪未融完,遠遠的看去,還以為枯葉是落在了小溪上呢!

其實一進公園,看到牌樓上寫著烈士兩個字就興趣缺缺,到底是誰的烈士呢?常常換了一個政權,烈士就成了罪犯。我和佐拉跑去公園裡給孩子玩的遊樂園,坐上這個深怕它轉到一半就要掉下來的摩天輪,一大圈的摩天輪,只坐了我們兩個人。

摩天輪ㄍㄧㄍㄧ ㄍㄨㄞ ㄍㄨㄞ的轉到了上面,往下一看,這個沉甸甸的陰天裡的遊樂園,看起來也太復古了吧!雪靜悄悄的覆蓋,這個小小的復古音樂盒,只剩下我們還在轉動。

下午還有點時間,去了附近的天心閣。據說這是保留在長沙境內最完整而古老的城牆了,我特別喜歡這種在鬧區裡的古城牆,你可以在這裡慢慢拾級而上,在閣樓裡的最頂端,看一個城市的車流,看一個城市建築的輪廓,但同時你也還能沾染這個城市過去的氣息。

星期三終於來到了湖南省博物館。裡面保存著非常多當時出土的馬王推文物,其中最有名的是利倉夫人(辛追),一個被埋在地底下兩千多年的軀體,出土時竟然如此完整,甚至連她當時吃進去的食物都未腐爛。

這是出土文物中的人物浮雕。

這是人俑。是一群當時的奴僕。我還拍到了樂俑,那一個個或坐或站的樂師,手持不同樂器,很是逼真。只可惜太暗了,俑的面孔看不清了。

這是當時使用的餐具,從餐具上的漆,可見利倉一家的生活是多麼滋潤。因為漆器在當時,不管是材料或工藝都不是一般人得以負擔的。

這盤子裡寫著:君幸食。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您請用吧!」哈,盤子裡還寫字,不過客人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應該已經吃完所有的食物了吧:)

這是「几」,我們現在最常使用到几這個字的詞語大概是小茶几,也就是放在床頭或者客廳角落的家具。但在還沒有椅子的年代,人們都是坐著,坐久了會累,腰會痠,手會沒地方擺,所以就在面前放一張「几」,讓人可以好好放手,有一個比較舒服的坐姿。

這就是埋葬利倉夫人的棺槨,也是她屍身不壞的解答,因為埋得夠深,加上有四層棺木,長年保持在低溫、無菌的狀態中,於是出土時,她的肌膚還有彈性呢!而出土的器皿中,還飄著蓮藕片,只是蓮藕片一接觸空氣,就立刻氧化腐敗了。

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沒看完所有的文物,其實馬王堆的帛書也來台灣展出過,帛書也相當精采!我跟佐拉一路跟著解說員,中間因為我們對絲綢比較沒興趣,就跟了另一個解說員,兩個解說員的解說都很出色,我由衷得佩服,他們口中能說出一個個的典故來。

佐拉說這出土的文物就像航海家一號,帶來了另一個世界的生活樣貌。我想,這是我覺得博物館之所以有趣的地方吧!

本篇發表於 旅行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751 ℃

湘行‧一再錯過的博物館 有 5 則回應

  1. 小咬雯 說道:

    那個辛追夫人的複製品來台灣展出時有去看
    大學時候在故宮的展

    好久了喔
    想不到小花花去看了本尊
    (感覺我們好像是在說金城武什麼的)

  2. 花兒 說道:

    小咬雯:蝦米,來台灣的利倉夫人是複製品?!害我在湖南見到她時還想說:嗨!咱們又見面了。不過想想,利倉夫人是鎮館之寶,來台灣萬一有個閃失,也真是賠不起,也生不出來啊!

  3. fly 說道:

    還記得高中歷史課老師曾跟我們講過馬王堆那時的事情嗎?
    我只記得那長長的招魂幡上畫的圖案,
    真是充滿楚地風采啊~

  4. 山與海的孩子 說道:

    馬王堆的T行帛畫,對我們來說可是當年人類的宇宙觀
    視死如視生
    在這張帛畫裡得到了證明

  5. 花兒 說道:

    fly&山與海的孩子
    就是馬王堆的T型帛畫,讓我十分著迷。~~~~高中歷史課的事呀!我薄弱的記憶力竟然還記得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