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抵長沙

21號晚間到廈門,22號早上出發趕搭前往長沙的火車

我和佐拉就這麼拖著行李,其實他手上拉的都是我帶來的,在台灣機場秤重時,拖拉式的行李有20公斤重,加上上面的提袋,恐怕有23公斤左右 。

雖然我們像兩頭馱著貨的驢在巷弄裡行走,但巷弄裡總有引人逗留的一磚一瓦,這陳舊的房,那濁亮的牆,像是色盤裡調出來的顏色,在畫布上不經意的一抹,便有了濃淡。

這煨湯館,呀!我一看還以為是古董店呢!那人可不是蠟像,是做生意的百姓,那瓦罐,冒著熱氣,我很想探頭進去看看瓦罐是怎麼煨湯的。

這架子上的瓶瓶罐罐,熱鬧的很,一包包的醬菜,是醃製過的工廠加工品,少了存放在甕裡,手工醃製的時間氣味。

在市集裡,佐拉說要去買些乾貨帶回家,我靠著行李站在路旁等著,看著這位賣鹹鴨蛋和醬菜的大叔,他認真看報的模樣,像是在一間敞亮的咖啡廳等朋友似的,後來隔壁攤也是賣鹹蛋的老闆,端了一碗白飯,走了過來說:借我一點蘿蔔,這大叔頭也沒抬,蘿蔔就這麼被夾走了,我湊過去很想看清楚大叔究竟讀得是什麼內容,但怎麼樣也看不清。

終於坐上火車了。本來是可以買台北直飛長沙的班機,但我跟佐拉說:我們一起坐火車吧!心裡想著搭火車也可以當作旅行的一種方式呀!早上10點30分從廈門開出,凌晨1點抵達鷹潭,再轉搭凌晨1點10分的火車,預計上午7點到達長沙。轉車時間只有10分鐘,佐拉一直擔心接不上下一班車,我說也許下一班車也要誤點呢!(在大陸少數幾次的旅行經驗,讓我對大陸交通工具的誤點太有信心了)

到鷹潭了,凌晨一點的火車站,人潮就像熱水上的氣泡翻滾著,佐拉奔波著詢問轉乘的火車在哪個月台,哈,火車果真誤點了。我們鬆了一口氣,有時間扎實的領略這地下通道裡冷冽的空氣。後來搭上了開往長沙的火車,雖然沒有錯過火車,接下來卻是這趟旅程最艱辛的一段。

從廈門搭到鷹潭這15個小時,我們很幸運的有軟臥鋪(上下鋪),但鷹潭到長沙這一段,連硬座都沒有,佐拉本來說要拿小板凳,但我們上火車後,我很慶幸他忘了帶小板凳,因為整個車廂擠爆了!走道上  車廂間  茶水間  站滿了人,原來我們遇上了大陸的“春運”。我每走一步,就要奮力的撥開人群。因為上車前,我們瞥見了餐廳還有座位,而我們上車的車廂就緊鄰著餐廳,佐拉把我的行李扛在肩上,打算穿過走道上的人群,我阻止他,太不可思議了,這麼擁擠的人潮,怎麼可能走到餐廳?佐拉說不要放棄!車廂間的人用著各種不同溫度的語調說:哎喲!餐廳怎麼可能有位置,要有位置,還輪的到你們嗎?大家早去了。

在車廂走道,佐拉走在前,我在後,我們肩上都有行李,他扛著一個,我還提著一個,我們後來就給人群擠散開來了,我後來追趕上他了,他說他在前面找不到我了,著急的叫我,我真是一個字也沒聽到。苦難時代的離散,大抵是這麼回事吧!滴水可以穿石,人群卻可以叫兩個人的人生流往不同方向。(我和佐拉都有手機,不適宜演出這種時代悲劇,更何況他還隨時online)照片上這節車廂,就是佐拉堅持的成果,我們最後用35 元人民幣買到了餐廳的位置,應該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餐廳裡大家都累得趴著休息了。

窗外的殘雪,是幾日前下大雪時未融的,屋頂上潔白的雪,最是乾淨。

雖然見過幾次冬日裡厚厚的雪,但在只要飄個雪都能成新聞的亞熱帶台灣長大的我,每次看見雪,總要忍不住的說:是雪呀!

天亮了起來,睡意襲來,長沙,我們到了。

本篇發表於 旅行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297 ℃

廈門‧抵長沙 有 10 則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