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詞

度過了忙碌的十一月(有哪個月不忙碌?)

剛剛看完了《一個人的旅行》,又翻看了前年在吳哥窟拍的照片,找到了這張有菩提葉、有象徵須彌山的建築、有當地植物的日落小吳哥,好像在一瞬間,我又回到了胡志明往柬埔寨的顛簸飛行上,以為自己的生命會結束在那一次的亂流裡。

《一個人的旅行》,看過電影也看過書,是作者自身的故事。書比電影更吸引我。

不說細節,只說書裡這一段描述:

他(朱利歐)說:「難道妳不曉得了解一個城市及其人民的秘訣是學會─什麼是街頭的用詞?」

而後,他交相用英語、義語和手勢相繼說明,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定義用詞,與住在其中的多數人等同起來。假如你能在某個特定地點讀出走過街的人心中想些什麼,你會發現他們想的大半是同一件事情。大多數人想的是什麼─那就是城市的用詞,你的個人用詞和城市的用詞若不搭調,你就不屬於此地。(p125)

後來朱利歐和作者的交談裡,說到了羅馬的用詞是「性」,梵諦岡的用詞是「權利」,紐約的用詞是「實現」,洛杉磯的用詞是「成功」,瑞典的用詞是「循規蹈矩」,拿波里的用詞是「打鬧」。

雖然我深切相信每個人之間存在差異,也很怕別人濫用民族性這種字眼。但這段文字我覺得很有意思,也忍不住想著我居住過的城市、旅行過的地方、成長的不同階段,我會給他們什麼用詞呢?

高雄是呼吸   台北是交錯   台東是孤獨     高中是金黃稻穗

吳哥窟是傾頹 北京是遺忘。。。。

很多地方和人生中的許多時刻,都只是行過,從當下來看,停留或屬於幾乎是不存在的。

此使此刻,我的人生用詞,是追尋。

本篇發表於 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01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