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而不得

許多從小被灌輸應有的美德,長大後,才漸漸認清它的真實面貌,像是:責任、犧牲、公德……

後來不只是認清,而是開始有點反感,最後,我在奇蹟裡找到答案。

我特別喜歡奇蹟裡談論犧牲的章節:

放棄世上的一切,乃是一種犧牲,這是第一個幻覺,這幻覺必須先剔除。(p32)

按照世俗的觀點,犧牲一定與身體有關。世俗所謂的犧牲究竟是什麼?權力、名位、金錢、生理快感,這一切都歸於哪一位「英雄好漢」?除了身體以外,它們有何意義?然而,身體本身沒有評估的能力。心靈為了追求一切,不惜與身體沆瀣一氣,混淆了自己的身分,看不清它的真相。(p32)

凡是已由世界及其一切病態脫身的人,絕不會回頭去詛咒世界。但他必會慶幸自己擺脫了世俗價值向他索求的一切犧牲。為了這些價值,他犧牲了所有的平安。為了它們,他犧牲了所有的自由。誰會選擇虛無來取代一切?(p33)

究竟什麼才是犧牲的真義?就是相信幻覺而付出的代價。世上沒有一種欲樂不要求這種代價的,否則,欲樂就會被視為痛苦;人只要認出那是痛苦,就不會自找苦吃。正是這犧牲的觀念使他盲目。他看不清自己究竟在求什麼?每當他認定就在那兒,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尋而不得」,成了這世界註定的無情命運;凡事追求世俗目標的人,別無其他出路。(p33)

……………………………………………………………………………………………………………………

在讀書會裡,我初次聽到「尋而不得」這四個字時,好像睡了好久好久,被人狠狠從耳邊大吼一聲,驚醒過來。

世俗的一切,我因或幸運,或努力,得到了許多可堪欣慰的東西。而這些可堪欣慰的一切,總維持不了三天,或者,三個小時,我說的維持,指的是快樂。那些因為成就、肯定、讚美、挑戰困難、克服困境、達到目標的快樂,怎麼會這麼短暫?

我一度懷疑,我的內心有個需要快樂餵食的洞,太大太大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不管是考試或工作表現,雖然這不是什麼鳥不起的成就,但我身邊總是有大排長龍的人告訴我:你要珍惜啊!想想那些還在流浪的人啊!你很幸運啊!總是遇的到那些欣賞你的上司!

接著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我的工作得來太容易,一定是我沒遇過壞上司壞同事。這些種種造成我浪費好命的本性。

但回頭想想,我的工作,也是實習那年,每天寫實習日誌(反省和觀察),每天讀報紙做剪報,每堂上課必寫教案,每天回到家累得像隻牛還念2~3個小時的書,連教甄國語科考試只出現一大題的字音字形,我都買了兩大本書回來練習,最最重要的是「犧牲」(關鍵字出現了)了我愛看的電影(快要忘了世界上還有電影院這種場所),換來的。

(所有聽過當中細節的人都會說:你應該考上的,這樣,還算得來容易嗎)

我承認,剛得知自己考上的時候,是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太不真實了,當我成為那少數的分子時,還是難以想像分母那龐大的數字。照理說,這跟出國得痢疾差不多的中獎機率(到底多少?我也不知道),應該可以支撐好一段時間的快樂,和後半輩子的幸福感。但是沒有。

這件事情給我的打擊很大,我也開始想,我活著到底為了什麼?在我這輩子薪水賺得最多(其實也沒有多少,歹徒勿近),生活最平穩的時候,我好像是徹底失去目標並榮獲中年危機的阿伯,我知道有些人的方法是為自己找更多目標,找更多忙碌的事,讓自己處在一直達到目標、忙不完的瘋癲狀態。可是我知道,這對我來說,已經完全行不通了。

我也開始認清,不是我要的快樂太多,不是我的人生太幸運。

當然,還有08年那場結束得十分狼狽的戀愛,讓我失去了所有的退路,讓我深切明白世俗一切的幻覺本質。現在看來,這多像要拆得滿手鮮血的禮物。

誰說,痛苦的地方不會開出花朵,QUINN的爸爸這麼說著。

08年我開始讀奇蹟,一直相信理性無敵的我,開始學習臣服。

原來在快樂之後感到虛空的我,要的是平靜。在平靜之後,才能有真實的力量,和自由。

本篇發表於 奇蹟課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93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