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我愛高雄

你對自己的故鄉感到陌生嗎?

18歲離開高雄到中部唸書,接著東部,七年後再回到高雄實習。這七年雖不至於誇張到沒回過高雄,但每每都是節日才回家,回到家也總是為了補足缺乏的睡眠,一天可以睡上12小時。媽媽總是好奇的問:你在外面都不睡覺的嗎?

曾經一度,我對高雄感到很陌生,陌生到我都快要矯情的以為自己終於能明白卡謬的《異鄉人》。這陌生,有高雄的變化,還有我在不同城市居住造成的錯亂。在台灣的各大城市,幾乎都有幾條相同名字的路名:建國路、中華路、中山路、中正路……剛到台東的第一年,每次講到中正路,腦海裡就會同時出現三條中正路 > <

後來發現,陌生的高雄,變漂亮了!

上個周末阿許和我一起回高雄,先前得知高雄有設計節,於是一路憑印象摸到了鹽埕區,唉,我這個高雄人還問路人:請問你知道駁二藝術特區在哪裡嗎?

到了駁二藝術特區,我實在太喜歡這裡了:舊鐵道、貨櫃、船、草地、一片又一片的塗鴉、藍天、陽光……。這時節剛好也是高雄的「鋼雕藝術節」,這藝術節有個可愛名字的創作營:鋼鋼好創作營。

鋼雕藝術節的作品,都是以鋼做材料。這匹馬呀!左邊那棵樹呀(如果沒有葉子也叫做樹的話),都是鋼材料做成的。我騎上這匹馬拍了張照(我又濫情的想起新疆騎過的那匹小馬)。一般展覽大多不能碰不能照,光這批能拍照又能騎上去的馬,就足以令人興奮半天。

這是所有在牆壁上的作品,我最喜歡的一幅畫。

對於採用拼貼的作品,我一向少有好感。這個底為粉紅的作品,卻讓我著迷了。也許是創作者選用的這名婦人,她斑駁的褲子、微曲的雙腳,還有她背後那多麼相襯又背離現實的一雙翅膀,我站在這幅圖前,妄想成為這幅畫的一部分,妄想自己成為拼貼的一部分,拍了許多照,不成。

在舊鐵道上擺設藝術家的作品,或在鐵道旁的民居牆上進行創作,在台東也是有的。這是高雄舊鐵道旁的牆上繪圖,工人搬運著鋼條、起重機、繩索。工業城市的高雄,就是這味啊!

路兩旁的這大型巨偶,也讓我們玩了好久。就在我們玩累了在一旁休息時,遠遠聽到一個媽媽疲憊的跟小孩說:唉!你怎麼每個都要合照一張。這每個巨偶,都有不同花色、圖案,小孩看見了很喜歡,應要媽媽幫他跟每個偶拍照,如果我有小孩,是不是也會耐不住性子呢?

但那巨偶,怎麼樣也比不上這工作中的阿伯帥氣。吃過午飯,點上一根菸,捲起髒黑的袖子,阿伯開始為這些花片上色,那銀亮的寶藍色,在我離開前,被裝在上面第三張照片的紅色樹枝上。那轉動的藍色花瓣呀!我多想問那位阿伯一聲:阿伯,你喜歡這些花嗎?

許多心靈創做出來的藝術,是需要倚賴勞力來成就的。

玩完了鋼鋼好。買票看設計節。這個作品很有意思,利用四個幾何圖形(三角形、圓形、長方形)和影子的移動,在這隻小熊臉上形成不同的表情。我蹲在那裏看了好久,看著看著產生不合時宜的悲哀,我如果走過去抱走小熊,他就連五官都沒有了……

這幅看起來十分立體的地圖,上面有高雄市的建築。每一個英文字母都是一棟建築,在一個偶然的瞬間,我拍到每棟建築亮起不同顏色的燈。我想住在那棟「C」建築裡,能夠打開窗戶就跟對面,遠遠的鄰居打招呼。

高雄變了,但所幸沒有變成一個強說愁的少女,一個怪裡怪氣的文藝青年。就像這面裝上壁燈的牆,仍不掩它紅磚裸露的氣勢與樹影扶疏的從容。

我愛高雄,嫁給高雄人曾是年少時多麼美好的夢想。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81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