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野狠好

開學第十週了,這好像是開學以來第一次給自己煮晚餐。每天6點15出門,5點半到家,我很難想像職業婦女下了班怎麼還有力氣張羅一家大小的晚餐?

這個時候,我很慶幸自己是一個人。我最愛的炸醬麵、水煮花椰菜和薑片蛤蜊湯,就可以當作一餐了。

從小我就怕吵,在房間裡念書,只要從客廳傳來一點點電視的聲音,我就無法專心。牆壁上掛著時鐘,全家永遠只有我聽得見指針轉動的聲音,很多時候我必須要安靜:看書、寫信、寫日記、工作……。我買回來的CD,大概只有打掃的時候才有機會聽。

除了安靜,我還需要許多的獨處時間。即使像過年那樣熱鬧團圓的日子,不用三五天,我就想躲進書店讓自己一個人。

後來的旅行,也因為發現自己在團體裡有嚴重的逃脫欲望,所以努力的在自助著,就算自己把自己搞丟了,也比在旅行團怎麼樣都搞不丟來的好。

在人群裡,我並不孤僻,甚至偶爾還顯得過份合群。我也喜歡人與人交流的氣息,到現在,我對於在人口眾多的村莊長大還存著幻想。但也許,我並不適合家庭。

或者說,我對於生命中要去負擔別人,毫無興趣。

聖經上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唉,耶穌若地下有靈,也許只能說阿門了),芭樂電影上說,你使我的生命完整。我完全不想褻瀆普世之中恩愛白頭的夫妻,但殘缺的生命怎麼可能由別人來完整呢?

我曾經以為地球上會有失落的一角等著我。後來我明白了,沒有失落這回事,當然,也沒有那一角在等待著。

一個人也很好,如果你得見自己的完滿。

我喜歡奇蹟課程這麼說著特殊關係與真正愛的關係:

小我所尋找的「更好」的自我,是比較特殊的自我,那特殊的自我顯在誰身上,誰就會因這層利用價值而受人偏愛。雙方都在彼此身上看到這特殊的自我,小我就這樣找到了「天作之合」。(T.16 V.8:1-3)

庸俗關係的「理想國」,就是絕對不讓對方的真相露面而「破壞」了美夢。別人的真面目參與得越少,關係就「越好」。因此,結合的意圖反成了排外的工具,甚至連所要結合的物件也在排拒之列。因為當初建立這關係,就是為了把他驅逐出境,以便不受干擾地與自己的幻境結合於「永福」之中。(T.17)

當我想要窩在被子裡看書,想要坐著冥想10分鐘,就覺得,能安安靜靜的真好。

本篇發表於 觀想聽。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7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