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我的西域,你的東土

「在某些時間欺騙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時間欺騙某些人,卻不能在所有時間欺騙所有人」(林肯)

這是我在王力雄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裡讀到的。

在去新疆以前,我對新疆了解的不多,幾乎可以說,對新疆的美好想像,都是圍繞著這兩個對我來說,有某種魔力的文字─新疆─擴散開來。這陣子讀王力雄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曾在某個周末讀著讀著,難受得我必須掩上書。而後想起許多旅行中的畫面,竟含藏著那麼多令人心痛的細節。

新疆對於許多住在新疆或不住在新疆的唯吾爾族來說,是多麼錯置的稱呼。這一片他們世代居住的家園,怎麼成了新的疆土了?

「維吾爾人不願意聽到這個地名,那是帝國擴張的宣示,是殖民者的炫耀,同時是當地民族屈辱與不幸的見證」(p.6)

書裡的內容,除了王力雄親自在新疆走訪的見聞之外,還有一部分是他和穆合塔爾的對談與信件,穆合塔爾是王力雄獄中認識的維吾爾人。多少讀過點歷史,認識一點研究方法的我,一廂情願的相信書裡所說的,勝過大陸政府官方出版的資料。在新疆存在著一個爭論:究竟是政府提供的照顧多?還是政府從新疆取走的多?

如果一個政府是民意託付的對象,是為公共利益而存在,那麼所謂從新疆取走的說法,是不是新疆在被取走的過程是受損的角色?照顧與取走如果成為兩件對立的事,那麼這就是交換關係或是方便行事的收買,已經不是一個公共的決策。(我這是廢話,大陸政府哪來的公共決策)。這個爭論問題的存在,本身就曝露出政府的極權本質。

穆合塔爾提到早年新疆民族對立的情形並不嚴重,少數民族也會受到一定的照顧,但現在民族對立的情況非常嚴重,少數民族在社會上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不僅是公家機關,私人單位雇用人時,考慮首要經常是會不會說漢語。私人企業有這種考量無可厚非,但政府若有意保護少數民族的文化,應該要有更積極的作為。而不是企圖給予物質上的蠅頭小利之餘,極力縮減言論及信仰的自由空間。

這照片上的大巴扎,就是美好藍圖會存在的模式。拆掉你的房子、壓毀你的田地之後,然後說會蓋一個漂漂亮亮的房子,生活就會有好的轉變,但最後往往是屬於民族的特色也一併入土了。

書裡有一張在這個大巴扎拍的照片,有維吾爾族女孩在表演,現場提供自助餐(buffet),入場就要兩百多塊人民幣,場內幾乎都是漢族。維吾爾族人根本消費不起。

新疆曾經兩次建立東土耳其斯坦國。渴望新疆獨立的人是有的,但如果在新疆能有好的生活,更多人並不在意新疆獨立與否。現在重看這張照片,覺得溫州那兩個字特別顯眼。新疆有很多漢族移入,我記得到新疆的第二天,街上看到的都是杭州包子,杭州小吃,當時還想著:杭州小吃有這麼好吃嗎?這些快速移入的漢人,也壓縮了本來生存就很困難的當地人。

我想起在公園裡跟我聊天的英文老師,她幽幽的說:他們沿海的人都說我們西北人懶惰。也許吧,他們總是賣命的工作。(這英文老師是漢人)

這是開採石油的機器。小寶說當地人都說這是磕頭機。擁有豐富石油、礦物資源的新疆,這些東西在當地,卻沒有相對的便宜。

當地許多人的生活是非常困苦的,作者訪問到一個長工,每月工資450元人民幣,換算下來一天15元(台幣75元),一個小時只有1元多(台幣5塊多)。召妓也只要花個10元或20元。

去新疆前,前半年烏魯木齊才發生暴動。朋友輾轉的傳來:去新疆要小心喔!

一個民族如果長時間覺得受到壓迫(或者歧視),因而產生某種敵意,這是可以理解的。

照片裡是一個維族的小女孩。她媽媽帶著她去找在上海工作的爸爸。和她們同一個車廂的是3個維族的男生,一個漢族的男生,還有持中華民國護照的我。

其中有一個維族的男生,在車掌驗票大家紛紛出示身分證時,他看到我拿出綠色的護照,我明顯感覺他的好奇,他問我:你是外國人嗎?你會說漢語嗎?

他的中文說的很艱難,我一直把他的漢語聽成「韓語」,所以只好用漢語回答他「不會」,後來他又用很艱難的中文問我:你幾歲?結婚了沒?到站前,他們切了一顆哈密瓜,他還遞了一塊哈密瓜給我。這段後來被我拿來當笑話講的對話,現在想想,多麼心酸,他的漢語程度,恐怕很難找到漢人願意跟他對話,是我的綠色護照讓他安心了吧?!所以極力的用僅有的漢語跟我「聊天」,還問出了我覺得過於隱私的年紀與婚姻的問題。但我們學英文不也是這樣的嗎?老是問人家幾歲?今天好不好?這是一本書嗎?…….(這是不是一本書,還用問嗎><)

王力雄問一個維族年輕人想不想去麥加朝聖:他回答夢寐以求,但是他現在不能去,因為《古蘭經》中有這樣的教導,當家園還被敵人佔領的時候,不能去麥加朝聖……為了他夢寐以求的願望,他一定會不遺餘力地為把漢人趕出新疆戰鬥。(p58)

如果中國自詡為一個由多眾多民族組成的國家,那麼為了保存這眾多民族的特色與生存,並且願意視之為一種珍貴的價值,那麼就不會只是利益分配的爭論,不會只有口號政令宣導。在一塊土地之上,在一個國家之內,要包容歧異,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台灣也有原住民(雖然不存在原住民獨立的問題,自己獨立的事就夠忙了),也會有如何協助少數族群保留文化的問題。許多問題放大了縮小了來看,都有相似的本質。

如果經濟的強勢、政治的強勢就能決定一切,這世界,就太不好玩了!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084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