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曾厝垵慢慢活

說起北京,我會想起那一條條蜿蜒的胡同。說到西藏,我會想到稀薄的空氣和布達拉宮。蒙古則是草原、四川是都江堰和李冰父子。

廈門,廈門對我來說太模糊了。就像台灣的嘉義或土庫。我只知道那是個也說閩南語的地方。

也許是台北的生活太令人緊張了。我一走在這巷弄,就立刻覺得身心安頓,這是廈門的曾厝垵,我跟佐拉說:這好像四十年前的台灣。後來覺得也許誇張了點,改成了二十年前。

那空氣裡,好像會挾帶當地人的腳步和氣息,你會知道這是午後或者清晨,都是那麼安靜,卻能清清楚楚的分辨。這是我們落腳的地方,一間靠海的白色房子,主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生,叫婷婷,才剛剛從雲南旅行回來,她說,週末生意應該很好的,但人還沒從雲南回過神來,也就疏忽了生意。人從旅行回不過神來,這是多麼幸福的分心啊!

這靠海的房子,叫做夢旅人。房子裡有些看上去很有年歲的東西。我特別的著迷。

這是供大家使用的廚房,我和佐拉跑進去看了看,翻開那瓦斯爐上的鍋蓋,它在告訴我們,這廚房很久沒人使用了。但這裡光線很好,隨便端一碗麵坐在這裡,都能吃上一個下午吧!

曾厝垵靠海,踩個幾下腳踏車,就能到海邊。這裡是台灣海峽,我第一次從對岸往回看,能看的到金門。好像一條走了很久的路,突然有一天反方向走,不認得了,很有一種新鮮的感覺。

晚上有一群女生在沙灘上搭起舞台,自彈自唱。沙灘音樂吉他…..多麼青春煽情的字眼啊!

上次看歌仔戲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小時候廟裡酬神的時候總有戲看。這是漳州的歌仔戲團,舞台是恒久存在的,不是臨時搭的,觀眾黑壓壓的一片,好像一群人等在電視機前,時間到了,戲就開演了,這是生活裡的餘興,許多人靠著欄杆,就這麼看起戲來。

無意間看見了他們在後台準備的樣子。那濃妝豔抹的,想起小時候總是前台看看就要跑到後台去。小木箱上,還放著他們化妝用的鏡子和胭脂。

這家店叫「晴天見」,主人是一個女生,不知年紀,叫做阿春。佐拉說阿春在網路上是個音樂人,這家店很小,上面卻掛了好幾把吉他。店裡只賣酒和冰淇淋,周六晚上風颳得有點大,我吃了一個甜筒冰淇淋,阿春後來倒了兩杯熱茶給我和佐拉,這不賣的茶,特別的溫熱。

晴天見的門口,就這麼常常有人來這裡彈彈唱唱,唱的都是他們原創的歌曲。右邊彈吉他的是阿春的先生,左邊打鼓的這位先生,吃完了兩杯杏仁冰淇淋之後,就開始打起鼓幫忙合聲了。中間這位弟弟,本來也是一旁默默吃著冰淇淋,誰知道一開口,那聲音怎麼突然有了故事了呢?

我很少羨慕別人,但當刻,我多麼羨慕這些坐在這裡唱歌的人,還有經常可以路過聽歌的人。

生活應該是這樣的。雖然佐拉說在這些浪漫愜意的生活背後,存在許多現實和辛苦的細節,但就是在這些現實中還能被支撐起來的浪漫,特別的動人。

下次到廈門,別忘了到曾厝垵的晴天見,聽一首用靈魂寫的歌吧!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373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