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三夜的笑

期初期末的忙碌已經成為時間常軌裡的慣常現象,今年教的是三年級,我最愛的和小丸子同年紀的三年級。

在老師忙碌到快吐血的時候,幸好有這些小鬼們把老師從崩潰邊緣拉回,我總是在極度忙碌裡,突然被他們爆笑或純真的言語,給釋放了。

阿德是一個經常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孩子,開學以來,中午吃飯總要我提醒他好幾次,一個不注意,別人都已經吃了半碗飯,他卻只是把便當盒打開而已。後來,我把他叫到我位置旁邊吃飯,他喜歡肉鬆,我總是半哄半鼓勵的:趕快去盛飯,老師給你肉鬆喔!有一天中午,阿德看著一直停在桌上的蒼蠅說:「老師,有蒼蠅。他會不會吃我碗裡的飯呢?」碗裡有他心愛的肉鬆。每次我把肉鬆放進他碗裡的時候,都有總我是幼幼班老師的錯覺。孩子呀!蒼蠅不識貨的,碗裡的肉鬆他不認得滴。

阿永是個學習有點緩慢的孩子,但學習態度卻非常認真,社會課老師講到家庭成員時,介紹親人之間的關係與稱呼,輪到阿永站起來回答時,題目是:奶奶是……,阿永很自信大聲的說:奶奶是媽媽的奶奶,說完開心的坐下,全班已經歡聲雷動,我則是在後面位置笑到肚子痛。阿永其實知道答案,但常常因為緊張而答錯。班上孩子很包容他,那笑,是種親暱包容的笑,數學課我讓孩子分組練習,阿永總是出錯的那一個,我會特別給他機會練習,其他孩子會忍不住說出答案,我跟孩子說,要用「心」給阿永信心,全班靜悄悄的等阿永回答,他答對時,小朋友給他十分熱烈的掌聲。

這是孩子們經常讓我感動的地方,有一次我發聽寫考試本,阿成看到阿永的成績,跟他說:哇!你進步了耶!(阿成的學業表現比阿永好上許多許多。此時,為師的我只有在旁邊露出欣慰表情的份啊)

阿尋坐在阿永旁邊,是個十分喜歡表演的孩子,每次週一朝會唱國歌時,他總是用十分可愛的卡通聲音唱著我們如此肅穆的國歌,我實在很擔心他的表演慾在被發現卡通版國歌後,因為被訓斥而遭到扼殺。阿尋學習能力很好,有時候上課,看到他跟阿永在說話,問了一下原來是阿永不會,阿尋總是細心「嚴格」的指導他,有一次我讓孩子們訂正國語習作,阿永改完竟然先拿給阿尋檢查,為師的我,又在旁邊笑的……

某天抄寫聯絡簿,因為趕著放學,我催促了孩子幾聲,阿尋的表演慾又起,大聲喊:「啊~~~隕石快來了,我們就要受到隕石攻擊了,趕快逃啊!」因為演得太入戲,逃的太用力,這小鬼竟然忘了背書包就往外跑了,後來回教室拿書包時,我問他:「有沒有被隕石攻擊啊?!」

就這樣,本班經常出現笑的亂七八糟的聲音。以上所述只是冰山的一角,要真把整座冰山搬出來,需要三天三夜。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13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