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烏魯木齊印象

旅行中有一個部份特別吸引我,就是身處異地全然陌生的感受。在客納斯(Kanas)的那個傍晚,我跟小寶說我要去雜貨店裡打個電話(公共電話在新疆幾乎不存在了),小寶說那他們在外面等我,我說不用了,我打完就回去住宿的地方。打完電話,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我手上提著三罐和奇正(這是飲料不是人),晃呀晃的,心裡十分的開心與滿足。我不解,為什麼一個人走在陌生的地方,心裡卻反而感到平靜?也許在這個極短暫的片刻裡,我不再屬於過去時間與空間座標裡的自己,突然和自己日常的生活產生斷裂,沒有人認識我,我也聽不懂別人的語言,這斷裂讓我感到極大的自由。

照片裡的婦人,有著和漢人差異極大的輪廓,她在市區的大巴扎二樓賣圍巾、帽子…..。圍巾樣式顏色很多,她跑上跑下的把圍巾拿上來,放在地板上讓我們挑選。看著她的輪廓,想到自己還在中國,就覺得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呀!那天山雪蓮啊,怎麼又從武俠小說跑出來了呢?後來,那雪蓮、英吉沙小刀和薰衣草精油,是一樣也沒買…..

新疆的瓜果,西瓜哈密瓜葡萄,都很甜,是長時間日照後的甘甜。路邊常見這樣把瓜果切開,放在盤子裡賣的攤位。我初初看到覺得很新鮮,這根本不像做生意,好像街坊鄰居大家在自家門口一起吃水果聊天。

這是到新疆的第一個早餐,在烏魯木齊農業大學門口的路邊攤。這真是名副其實的蛋餅,把蛋和麵粉和在一起,鋪上薄薄一層,再把像油條一樣的東西鋪在中間,抹上醬料,一個才2塊人民幣,一個人吃可以吃的很飽,我好喜歡這薄餅的口感和味道…..

這是一個人住在烏魯木齊時,從飯店往外拍的街景。這是晚上八點拍的,太陽都還沒下山。也因為和北京不同時區,卻使用相同時間,所以這裡飯店退房時間是下午兩點,跟一般的中午十二點晚了兩個小時。

這才是真正入夜後的景象。街燈亮起,遠方彩霞漸漸散去,但這也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呀!這裡的孩子如果等到天黑才寫功課,是不是回家以後都能玩到十點呢?

往人民公園的路上。看到看板上張貼小孩的作品,忍不住走過去看了一下,看到第一篇覺得寫的很不錯,看到第二篇第三篇就覺得:喔~~格式看起來很像啊~~從人民公園回來的路上,剛好碰到孩子們下課,一群家長在門口等待,人群擁擠到有點小小塞車,我很想知道這裡的孩子也有升學壓力嗎?父母也會有孩子生活不夠精彩豐富塞爆的焦慮嗎?

這是位在市區的人民公園。我的三個小天使離開後我一個人的漫遊地。才找到一個位置坐下,打算好好悠哉的發呆,就立刻有人過來問:這位置有人坐嗎?這個在庫爾勒教英文的老師,就這樣跟我聊了兩個小時。當她得知我來自台灣時,驚呼的說:你是我第一個見到的台灣人啊!如果我使用這樣的句型,大多都是用在動物身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大隻的牛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無尾熊啊!當自己成為這種句型的主角時,真的有點不自在啊~~~~

這是在新疆的報紙上看到的廣告欄位。看到自己這麼熟悉的地方,成為報紙上驚動萬教的廣告詞,忍不住的笑~~「台灣不再遙遠/體驗傳說中的中華文化/愜意體驗台東溫泉….」台灣真的不只這些。我愛旅行,也愛寶島台灣呵。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400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