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流浪蘇州

和左拉出發前一晚,問,是否查了去蘇州的景點,左拉說不查,這樣旅行才會有驚喜。我也就開開心心的關掉電腦,因為世博已經搞得我身心俱疲,能少一件事,就是好事。

出了蘇州火車站,看到了公車,我們就坐了上去。這是幾路公車,開往哪裡,我們都不知道,左拉說,等一下看到哪裡漂亮,就在哪裡下車吧!於是,我們來到照片裡這極為恬靜的民居。

我太喜歡這裡了。在巷子裡繞啊繞的,根本搞不清楚方向,但從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到了哪裡,也就沒有迷路的問題了。

我是一天嚷嚷著要流浪的人。雖然旅行中隨意更改行程我很樂意,但這樣完全沒有計畫的出發前往一個地方,真的是第一次。我想,詩人和流浪者是一樣的,關鍵不在為與不為,而是本質的問題。我想,流浪的本質是左拉的血液吧。

我著迷於這種日常生活裡的痕跡。只是衣服晾在那裏,只是一扇一扇窗開著,就能為我抵擋午後燠熱所帶來的煩悶,看著看著,心裡是滿滿的歡喜。

這小小書報店,經過時,老闆好像都被驚醒了。這架子上擺放的書和玩具,就在眼前重新演繹了一場童年,我們已經長大了,但這巷子裡的孩子,還會因為這些玩具而眼睛發亮呢!

轉呀轉的,水上房子的倒影告訴你這是道地的江南。我明明知道我們是怎麼樣沒來由的走進這裡,但還是忍不住的說:這地方真的一個觀光客都沒有啊!

結束了巷子裡的遊遊蕩蕩,中午我們進了湘菜館。這道菜辣的我喝了不少水,但真的好吃。

下午去了定園。當然,這也是不在計劃或安排中的。園林裡,江南的園林裡,總會滑過一艘小船,有橋,有流水,樹影扶疏。

陽光也許是冶豔的,或者是婉約的,這江南,我總覺得是小家碧玉的可愛

漫成一片的蒼翠一點都不大鳴大放,卻在身邊膩著你,一個轉身,她又馬上來到眼前。

這是幫我們撐船的婦人。左拉問她:阿姨,你一天要划多久的船?一個月工資多少?婦人回答著一天要划10個半小時,一個月1500元工資。勞動人民臉上的汗水,因為工作而粗糙的手掌,還有他們總是認份的說,這說不上什麼辛苦,這些總令我從心底尊敬他們的一切,他們卻輕輕略過。

從又擠又熱的上海到蘇州,簡直是一種逃跑的姿態。我願意下次再來這裡,好好的流浪。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2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