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杜鵑不啼

最近我總是逢人就問:如果有一天你想聽杜鵑叫,結果杜鵑不叫,你怎麼辦?

這樣沒頭沒腦的真的有點困難,好,那換成選擇題好了(選選看吧!)

1.我就殺了牠!   2.我就想辦法逗牠啼    3.我就等待牠啼

其實這是日本家喻戶曉的故事,用來形容日本戰國時期三位名人的性格,1.是織田信長,2.是豐臣秀吉,3.是德川家康。這比喻實在太有意思了,殘虐的信長,工於心計的家康,還有在夾縫裡流轉,從一介貧農當上關白的秀吉,我相信豐臣秀吉真能逗一隻杜鵑啼啊!

從天地人之後,開始迷戀起日本戰國史,先是買了另一齣大河劇利家與松,接著前一陣子和龜龜碰面時,隨手翻到了秀吉之枷,看了兩行便決定買下。近來已很少這般衝動買書了。

我很佩服寫歷史小說的人,除了要熟稔史實,又要能不過份背離史實的情況下編排一個引人的故事。以前念歷史系的時候,總是一邊覺得邏輯理性思維被訓練的同時,想像力也在流失,當時我的導師說,哪一天從學術的位置退下來之後,最盼望的就是寫一部歷史小說。

《秀吉之枷》起始第一章寫的是〈竹中半兵衛之死〉,病榻前,豐臣秀吉既哀傷且焦心的聽取竹中半兵衛的建言,往後上下兩部書,都沿著這段死前遺言展開,這就像一部精彩的電影,從第一個鏡頭,就開始充滿暗示,或飽含訊息。

我喜歡小說中豐臣秀吉這個人物(實際上相差多少?不知道)

他將當時被武將慎重對待的茶道,視為故作姿態,他邀請平民百姓一起飲茶,最後冷清收場。(誰好意思拿出家中寒酸的茶具和關白一起飲茶呢?)

他在擔心後繼無人,流連忘返於眾女子之間,僧人向他提出諍言時,他回覆:「告訴這個和尚,問他到底知不知道色即是空的真正意義,它的原意就是色就像空一樣重要!」(哈哈哈….這一段讓我笑了好久!)

他在將關白之位讓給秀次時,給了他五項誓文,第一條,應加強武力戒備,第二條:賞罰要公平,第三條,應尊崇朝廷,第四條,應愛惜士兵,第五條……

茶席、獵鷹、女色均不應過度從事,不得仿效秀吉。我不知道歷史上是否真有這五條誓文,若沒有,這便是寫歷史小說,不需註解,可以憑添想像的美妙之處。

年老體衰的豐臣秀吉,驚恐於生命將逝且後繼無人,但即便此時牙齒都脫落的他,還能有著混雜自嘲的幽默,他將這些牙齒包裹好,並寫上說明書─備忘:牙齒一顆,存於此處。慶長元年十二月  秀吉判。

他一路當上關白的過程,本身就充滿故事性,但我更喜歡的是他性格中草根性十足的氣息。看完秀吉之枷,我開始嚮往京都,我想去看看本能寺,去看只剩一塊碑的聚樂第,還有他最後葬身的阿彌陀峰,手裡拿著古今地圖,將豐臣秀吉的一生,在京都走一遍。

【關白:中國職官,後傳入日本,相當於中國的丞相】

《秀吉之枷》,遠流,2008年。

《京都歷史事件簿》,遠流,2010年。

本篇發表於 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27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