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圖的失眠

凌晨一點,這是從高雄回來之後第幾個失眠了?

我知道,自己多麼喜歡這種深夜裡的靜謐,可以很安靜的讀完一段小說,或者好好的發呆,但這也許都是藉口,我只是喜歡夜裡,好像有大把的時間供人使用,重點是不用隔天早起。

至今我仍難以釋懷教師生活的早起早睡身體因過度疲倦的工作早已適應,而精神上,開始過著一種暴飲暴食的生活。暑假兩個多禮拜以來,終於可以悠閒的走到早餐店,邊吃著馬鈴薯泥邊看報紙,可以到傳說中恐怖的二輪電影院看第36個故事,守候著晚上九點緯來電影台播出的〈母親〉,每天讀一段奇蹟,清理櫃子,一天看完五集的大河劇、幫凌亂的電腦資料備份……在高雄,還一度在家裡晃呀晃的,抽出櫃子裡放滿研究所時上課的資料夾,看著兒童電影作業紙上,陳儒修老師批改的文字,還有專題討論課時做的逐字稿(梁奕焚老師說著創作應該如何突破規約,他又是如何在紐約soho區覓得工作室),那個瞬間,這些文字好像有種巨大的力量,讓我覺得可以立刻起身去做些甚麼….

連平常以忙碌為藉口,掩蓋在板塊底下的恐懼,都翻騰而出,一面被這恐懼弄得手忙腳亂,一面又覺得,這是好事…..

平常上班的日子有那麼難去做這些事嗎?如果我的意志力夠堅強,也許是可以的。但忙碌起來,櫃子上的灰塵看不見了,按下電腦開關鍵的力氣沒了,翻看唸書時的種種資料,這種懷舊行為就更不用說了,至於內心的恐懼,它總是在我忙碌時,識相的安安靜靜的……除了身體不堪負荷,某種生活的情調也消失了

我喜歡教師的工作,但這工作還是和我的生活有所牴觸,這一來一往的,有時也不免懷疑,工作的熱情如果是奉獻,也許教師不是我的天命?

這幾天在台北,忙碌著許多瑣碎的事,卻不至需要熬夜。在夜裡可以放肆的不睡覺,不用擔心隔天在講台上語無倫次,不用擔心沒有力氣大呼小叫,真的十分十分的幸福。

這失眠,是我貪圖求來的。

明天,如果起的來,有馬內和畢卡索的費城美術館在等著我……

【照片:澎湖 /隘門沙灘】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53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