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路

我很茫然,此時此刻

我很少跟別人要答案
但現在,我多麼渴望有ㄧ個人告訴我,是的,你應該往這裡走……
我知道沒有人可以給我ㄧ個不再惶惑的答案
因為我連自己內心的聲音,都快聽不見了

其實,就在剛剛五分鐘前,我已經得到一個答案了
但我的不安,卻沒有稍減
我應該可以拿著這個答案,去回應連日來的許多追問

眷戀是美好的,但渴望自由時,這變成一件多麼沉重的事

「我希望能夠遠走,逃離我的所知,逃離我的所有,逃離我的所愛。我想要出發,不是去縹緲幻境中的西印度,不是去遠離南大陸的巨大海島,我只是想去任何地方,不論是村莊或者原野,只要不是在這裡就行。
──費爾南多.佩索亞,《惶然錄》

我不想考慮現實,也並不想權衡形勢,更討厭陷入幾近哀傷的情感牽絆裡
我知道自己捨不得,卻也開始厭惡起這種捨不得
不要轉頭,也不要張望,那麼,還會剩下什麼?
所有的提問,都只是掩飾著我自己
我並不想搞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只希望有股無形的力量胡亂的推我ㄧ把,都好

這是爲什麼我前所未有的想要旅行
只要不是在這裡就行

誰能聽見我內心的聲音呢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0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