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只是笑

曾經以為
再ㄧ歩,就要粉身碎骨
後來才發現,自己仍完好如初

但當時沒有粉碎的
以及一直完好的
如今,才是攤牌的時刻
沒有人追問,也沒有人逼視,這是對自己的攤牌

在ㄧ切似乎萬事俱全的時刻
我弄不明白自己了
我知道我在退後
知道有某種可能是過往的東西在使我害怕
但這ㄧ次,就這ㄧ次,不要再探究了
到最後,也很難有ㄧ個令人滿意或甘心的答案

奇蹟說
快感和痛苦都是虛妄的
shuming說,你不能ㄧ手要奇蹟,一手要小我的愉悅
要告訴自己痛苦是虛妄,是容易的,畢竟,再不濟,這也是一種自我安慰
但兩者若都是虛妄
說到底,都是一樣的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9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