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飽滿在大武之後

從高雄往台東出發
過了大武抵達台東之前
是我認為最美的南迴路段

1號午后從高雄車站出發
想起了那兩年在台東的日子
那是最窮困的兩年,所有物質慾望被現實壓縮到底線
住宿的地方,沒有電視、沒有床、沒有冷氣,角落擺的是大賣場的床墊
那個時節裡,連msn都沒有
講個電話,都要用心計較幾分鐘過去了
來回高雄五百多元的車票錢,通通被省進三餐裡了
每次放假回高雄,再回台東的路上,經過大武,總有莫名的落寞

那如此匱乏的兩年,從未有過不幸的感覺
躺在床墊上,我有一整片澈藍的天空
快樂是飽滿的 悲傷是飽滿的 平靜是飽滿的
在時間的流裡
我幾乎沒有任何焦慮
對一路唸書都在貸款 畢業就要開始償還債務 唸文學注定沒有辦法發財的自己
我只知道,這個世界會有我想去的地方

許多年過去了,台東,成了不定期要溯河洄流之地
Z說,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
昨天和J到了琵琶湖
幫J拍了許多照片,J問我:你要拍嗎?
我說不用了,這地方我已經熟悉的在腦海裡怎麼樣都忘不了
沒有人會在自己家裡廚房拍照的呵
我熟悉台東
我無法再有初見此地的目光
我卻仍覺得這裡處處是風景

是她的灌溉,才有當年如此飽滿的自己啊

本篇發表於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37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