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

作為一個老師,我從不諱言,有些東西是天生的
像張愛玲經歷過那種時代的人太多了,但,我們只有一個張愛玲
有過喪妻之痛的人也很多,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寫出遣悲懷
也許是境遇和人生的幽暗粹鍊出這些文字
但這些文字終究不僅僅是這樣,便能形成

前幾天改孩子的閱讀筆記
魚魚這樣寫:
原來歷史小說分為三類,《強盜與我》是第二類,不提真正的歷史大事,也不拿真正歷史人物作為故事角色,只用歷史作為那個時期的時空背景。書裡的強盜納普是官逼民反的,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時期,但我很喜歡這本書,歷史小說的第二類我看過的並不是很多,可是第一類倒是很多,例如:西遊記、封神榜…..等等。
另一篇她這樣寫:這本書是在述說愛爾蘭當時的人們都十分窮困(一八四五~一八五O),他們主要的糧食「馬鈴薯」在他們又少又貧脊的土地上長的最好。一八四五年在長長雨季後,馬鈴薯得了枯萎病,都死光了,最後愛爾蘭人因欠收、飢荒、瘟疫、死亡始終沒有改善而移民或留下掙扎。這是第二類的歷史小說,我很喜歡這樣子的書,讀第一、二章時,我並不是很喜歡,但故事越來越精采,書中的最後ㄧ句話是我最喜歡的,因為主角並沒有忘記自己的家

這孩子的成績並不是頂好的,但她有一雙能洞澈的眼睛
或者說,能洞澈的靈魂
幾近天賦ㄧ般的,與我的教導完全無關
我做的,只是讓她有機會嶄露

每個星期五早上
我帶孩子們讀《夏綠蒂的網》
絞盡腦汁的設計問題,魚魚的回答,也總是令我驚艷
有ㄧ次,她反問
也許韋伯並不是這麼想的呢!

有時,猜想本身就是ㄧ個多麼精彩的答覆呀!

PS.照片裡是我們美麗的校園,孩子正在上體育課的模樣。

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123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