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you【九】

Dear you:

上個週末很不好,非常不好。
我能理解,也很明白,但這個世界能夠依賴大腦改變的事情,實在太少了
在那樣不好的狀態裡,並不想跟任何人說話
只是想把讀書會錄音的內容拿出來重聽一遍,但錄音筆忘在讀書會那裡了
很好,所有的門都被關上了
在徹底的黑暗裡,我能夠輕易的躲進ㄧ本小說,汲取光亮,你知道的。
但這麼做,只是閃開了,閃開了那個會令人顫抖的肇因

奇蹟告訴我,你怎麼看待別人,就表示你怎麼看待自己。
這是同一個眼光啊!
那望出去又折返回來的,從來就不會閃過你自身
你不可能拿寬待別人的眼光,指責自己
也不可能拿指責別人的眼光,寬待自己
你能明白這是多麼赤裸的揭露嗎?
以至於很多人在這之前,就別過臉去了。包括我。

只是安住,佩瑪這麼說,葛印卡老師也是這麼教導的
但這是多麼困難

在我別過臉的同時
竟體會到了無條件的愛
這一直被我視為道德的命題,以為與現實不可能相干涉的事。

本篇發表於 Dear you。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90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