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

唉,人真的不能說大話

有時候,以為自己只是在表達一種理念:
「不要幫孩子擦汗啊!讓他自己擦」
有時候,以為在捍衛某種近乎真理的守則:
「談戀愛還是要跟朋友往來,不可以把重心都擺在對方身上」
太多太多了
ㄧ個不小心,就像是在宣示,回頭ㄧ看,每ㄧ句話都像不打算負責任的大話
當現實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要你做出選擇
才發現,心靈果然是要鍛鍊的
而我們總是花了很多時間在鍛鍊我們的語言和文字

今天下午孩子們幫嘟嘟洗澡
雖然我仍無法克服近距離接觸嘟嘟的恐懼
但已經對他有感情了
ㄧ聽到他在洗澡過程發出的哀鳴
我的心立刻揪了起來(這種形容完全沒有搧情的成分),難受的讓人想摀起耳朵

我想起阿停說,她曾想要嘗試百歲醫師教的方法:讓孩子哭
但她總是一聽到孩子的哭聲,因捨不得就放棄這個方法了
我當時想:這是什麼感覺呢?我想我真的無法明白孩子的哭聲對ㄧ個母親的意義吧!

今天聽到嘟嘟的哀鳴,我想我大概能揣摩阿停的心情了

我總是告訴我的家長(特別是媽媽),要讓孩子學習獨立,要讓孩子自己去承擔,這些話裡到底有多少的同理與包容呢?我真的能明白孩子的獨立需要母親多大的勇氣嗎?

今天聽到嘟嘟幾近哭泣的聲音,我開始懷疑我自己。

本篇發表於 生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77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