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教學時間

在家裡,我都是這樣叫我爸的:拔~~~~~~~~

在家裡,我跟爸爸媽媽說閩南語
但因為大學離家後,在外面很少跟同學朋友用閩南語交談
有些閩南語竟被我慢慢遺忘了
初識的朋友,也常常會訝異的說:我還以為你是外省人呢

晚間,在修改孩子的閩南語稿子
孩子給我的稿子是國語寫成的
我邊改,邊擠出腦中僅有的閩南語道地說法
但有些,怎麼改都不成,但直接用閩南語讀,又讀不出正確的音
決定打電話回高雄求救
爸爸在電話另一頭,我一一唸出我讀不出來的音:
淘汰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酸甜苦辣
成就感
趣味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終點
泉源

爸爸在電話那頭唸一遍,我跟著唸一遍
有些音,我反覆讀,讀的我爸大笑起來
為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我媽也在電話那頭湊熱鬧:「無人ㄚㄋㄟ說啦!」
後來我爸終於想到一個比較適切的說法
把我正在和媽媽話家常的話筒拿過去:我甲你說…..

這事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一件往事
小學暑假,我總是回鄉下跟著阿公阿嬤一起過
某天午後,郵差送來正在當兵的小叔叔寄回家的信
不識字的阿嬤說:你來唸看麥嘞…..
我乖乖的坐在小板凳上,讀信給阿嬤聽
會說閩南語,跟用閩南語讀信是兩回事啊
讀著讀著,讀到「箱子」,我完全讀不出來,把所有可能的音都讀一遍
阿嬷的表情告訴我:你是在說印度話嗎?
唉,小叔叔的信,只是簡單的說床底下有個箱子(細節不可考)
個性溫和又極其疼愛我的阿嬷
很少對我露出不耐,但在幾乎連篇的印度話後
阿嬤叫我把信收起來
(我想,國字跟印度話對阿嬷來說,是一樣困難的)

閩南語是很美麗的語言
在那一封信之後,在很久很久以後
我才瞭解到的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人氣值 229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